无人机送货趋势不可挡,但为何总是“雷声大雨点小”?

2019-04-25 13:12:54 董宝山 2

  近日,FAA(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称,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Wing公司获得了正式批准,内容是今年晚些时候在弗吉尼亚州开始通过无人机送货,这家公司也成为了首家获美国政府颁发牌照的无人机快递运送公司。

  其实不仅是谷歌,国外已经有许多公司着手研究无人机送货技术了,并且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而在中国,阿里巴巴、京东、顺丰等公司也致力于此,不过对于中国的无人机送货发展进程我们可能会有更真切的感受,那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那么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是无人机送货本身存在问题,还是实践的过程中存在问题?作为一个新技术,无人机送货出现和受到关注必定有其道理所在,然而它在未来真的会像一些观点所认为的那样取代现有的送货模式吗?还是说它会以另一种形式逐渐蔓延呢?

  一、无人机送货引人瞩目,必成未来趋势

  在谷歌的想法中,可能改变世界的计划都值得一试。所以早在2014年谷歌就已经公布了此前经过两年实验的ProjectWing送货无人机研发项目,并表示将会推出小型的无人机快递送货服务。2017年,谷歌的无人机项目已在澳洲的昆士兰试运行,除了送狗粮、疫苗等物品到农场,也帮披萨公司送外卖。

  现在Alphabet的另一个子公司Wing也在弗吉尼亚开始了商业包裹的运送,虽然目前尚不知该公司会与哪些电商平台合作,不过已知的是Wing已经与中大西洋航空公司和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有了合作关系,获得了技术的支持和牌照的许可,谷歌的无人机配送业务很可能会进一步扩展。

  谷歌在无人机送货项目上如此积极,另一个电商巨头亚马逊也不甘落后。如果说谷歌开发无人机送货业务更倾向于多领域的拓展,那么对于以电商起家的亚马逊而言,研究无人机送货则对其有着更重要的意义。

  所以早在2013年,亚马逊CEO贝索斯就透露了其无人机配送包裹计划Prime Air,其目标是用无人机送货的方式覆盖亚马逊80%左右的订单,让用户在下单后的半小时之内就收到货。

  该项目初期主要针对的就是一些书籍、食品等小型商品。不过当时FAA明确表示不许任何商用无人机飞行,因此亚马逊那时将注意力放在美国本土以外的地方,也并没放弃与相关部门沟通。后来终于获得批准,在指定区域的上空建立了一种悬浮仓,然后用一种小型的接驳“飞船”将货物运送至目标地附近的悬浮仓,利用无人机实现了“最后一公里”的配送。

  此外,美国的百年老店UPS、德国的速递公司DHL、以色列无人机创业公司Flytrex Sky 等都已经开始实行无人机配送模式。

  国外无人机配送的势头火热,中国的一众企业自然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顺丰早在2012年就提出过物流无人机的概念,计划通过“大型有人运输机+支线大型无人机+末端小型无人机”的空运链条,将36小时通达全国的物流网络变为现实,这个计划中也包括地形复杂的偏远地区。

  2013年,顺丰无人机开展运营试点相关工作。2015年~2016年,顺丰自主研发的第二代、第三代飞控导航系统亮相。2017年,顺丰与赣州市南康区联合申报的物流无人机示范运行区的空域申请得到批复,并于同年7月宣布在成都双流自贸试验区建立大型物流无人机总部基地,成为中国首个正式落地的无人机支线物流运输项目。

  与顺丰相比,京东的起步稍晚,不过发展的速度依然很快。2015年京东无人机项目得以正式立项。2016年成立事业部,确立了无人机、无人车、无人仓三大板块,并在宿迁实施了首次无人机配送试运营。2017年,京东在西安和宿迁完成了无人机常态化配送运营。

  由此可以看出,京东的起步虽然没有顺丰早,但效率较高,无论是从技术研发还是业务拓展层面速度都不慢,甚至率先拿到了中国首张全省范围的无人机空域批文。

  而阿里巴巴也是在2015年尝试了无人机配送。当时是在北京地区送价值49元的红糖姜茶,装载着商品的无人机YTO-X650从圆通的通州派件网点起飞,遵循着设定好的GPS导航线路飞往目的地,整个过程只用了37分钟。全程在五环外区域,高度不足100米,因而无需向民航局报备。此后,阿里巴巴继续在这一领域探索,先后推出了配送机器人小G和智能打包机器人“曹操”。

  这几家公司是中国无人机配送领域比较典型的代表,随着技术的成熟与市场的需求,无人机配送会在未来的物流领域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无人机配送的优点颇多,可以更为及时地完成货物的投递,还能有效节省各种资源,而且像是药品、急救品、食物这类都可以迅速投递,在此过程中无需担心交通等意外状况。

  可以说,无人机配送会是未来快递行业革新的一个不可忽视的方面。白宫曾经发布过一份名为《人工智能、自动化与经济》的报告,谈及了智能技术和自动化技术对经济的影响与应对的策略。

  报告指出,人工智能技术的加速发展,使得一些原本需要人力的任务变成了自动化任务,这种变化将会给个人、经济、社会打开新机遇,但也会颠覆人们当下的生活。无人机配送显然也在报告所讨论的自动化的行列之中,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一定会成为未来世界中的趋势。

  而对于实际情况来说,哪个企业先在无人机物流方面投入精力并不是非常重要,因为只有拿到批文、牌照才能算真正成功。不过在中国的市场中,无人机配送依然是敏感的项目,要面临市场环境、企业状况等各种变量因素,所以实践起来并不容易。

  事实似乎也印证了这种不容易,虽然各家企业对无人机配送的研究和宣传都十分上心,但我们至今还没有看到这种技术的普及,更多的似乎是宣传一阵就销声匿迹了。出现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现象的原因何在?是无人机配送本身的问题,还是夹杂着其他的原因呢?

  二、雷声大雨点小,无人机送货未来可能“渗透式发展”

  去年,中国网络零售额超过9万亿元,并且已是连续6年蝉联全球第一。而且这一数字仍保持着增长态势,已经成为拉动消费的重要力量。随着网络零售的发展,中国的物流业也被带动。2017年上半年,中国就已步入单日快递亿件的行列,到去年双十一,全国的快递企业处理快件的总数高达18.82亿件。

  在物流需求日益强烈的中国市场,仓储机器人、自动驾驶、无人机送货等新技术也随之发展。但是在无人机送货发展的过程中,也出现着各种各样的阻碍,这些阻碍使得注定成为趋势的无人机送货的普及之路变得缓慢。

  首先是成本问题。以亚马逊为例,6000位操作员每年赚取5万美元,运行总计3万到4万架无人机,每架无人机每天完成30次配送,无人机配送2.5公斤以内货物的成本可以达到0.88美金。

  然而一架带GPS的运输用无人机售价就要5000块人民币起,此外无人机的续航能力依然堪忧,当然续航问题并不只存在于无人机配送行业,但这种技术层面的限制反而让续航问题更不容易突破,那么目前的方法只有更换与维护电池。所有成本算下来和目前常用的配送方式形成了巨大反差,无人机配送在现阶段的城市中反而显得不是那么必要了。

  此外,在中国无人机如何得到更多的飞行许可也是一大难题。诚然在地面交通状况并不乐观的当下,开发出一种在天空中飞行送货的方式很不错,但是由于各方面的原因空中领域在短期内不可能大面积开放,无人机送货生意自然也就无法形成规模。

  这里面最重要的因素是安全方面的问题。现在就是外卖小哥骑的电动车都可能因为安全问题被禁,更别说技术还未完全成熟的无人机了。况且现在智能避障技术也不那么成熟,而且在天上出了事故要比在地上出了事故麻烦的多。

  在诸多问题交缠且难以解决的情况下,“一刀切”也不失为一个干脆利落的管制方法。退一步讲,即使现在允许无人机送货的方式普及,也会在运送途中遇到问题,比如被人用暴力或技术的手段截获里面的货物,或者是无人机自己飞行失误货物落下也都是有可能的,谁也不能保证这些问题会引发怎样的后果。

  由此可见,无人机送货想要普及条件还远未成熟,也是因此才容易出现“雷声大雨点小”的状况。无人机送货一定是趋势,但它并不会像某些观点所认为的那样一蹴而就取代传统的配送方式,即使是取代恐怕也会先从无人车开始,还轮不上无人机送货。

  不过无人机送货的方式对于一些特定的情况还是大有用处的。例如弗吉尼亚州威斯县的一个偏远地区的乡村诊所,其药品库存常常不足,如果遇到恶劣天气,药品就更难运进去,患者也就要等待更长的时间。这一问题后来在无人机送货的方式下得以解决,成为了美国政府正式批准的第一起无人机送货业务,也是无人机送货发展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

  这也可以给中国无人机送货方式的发展带来一些启示。在一些偏远地区,地面交通环境恶劣,物资难以到达,而利用无人机提供一些必需的物品是一个解决之法。别看这些地区经济落后人烟稀少,但恰恰是这样的地方需求更为强烈,也就潜藏着更多的商机。

  现在DHL、Matternet 等公司已经开始了无人机送药服务。先后在海地、巴布亚新几内亚、不丹、德国西北部等交通不发达地区进行了无人机快递药品实验,而且取得了成功。对于中国的快递业来说,无人机送货也能填补现有的配送方式所不能至的空白。

  其实无人机送货未来一定是庞大的市场,只不过它不会彻底取代现有的快递方式,更可能的是像国外一样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企业深耕这一领域也是一种上进的表现,但不应该过分宣传将其作为噱头,否则宣传做的再好,后续跟不上,消费者也不会买账。马云手势福怎么做淘宝外链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