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AI失“陆”狂奔

2019-06-25 15:26:30 董宝山 1


  后陆奇时代的百度在资本市场持续吃瘪。

  如今百度的市值下探到400亿美元上下,不足阿里腾讯的十分之一,仅与掌门人身陷舆论漩涡中的京东持平,甚至不及新兴互联网公司美团。要知道,在陆奇掌舵期间,百度的市值一度上探到近千亿美元。

  陆奇在任的一年多里百度人事频繁变动,业务数度重构变化引人关注,在陆奇任内的486天里,陆奇让百度“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手起刀落,整合资源。而现在陆奇离任一年有余,AI战略是否还是百度的主航道?频繁的高管替换与李彦宏的AI布局又有何关联?

  01

  陆奇时代的百度AI战略布局

  近三个月时间里,百度已有五位(向海龙、顾国栋、吴海峰、郑子斌、孙雯玉)负责百度搜索业务的老将离职,作为对比的是沈抖升任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高级副总裁,智能生活事业群总经理景鲲晋升为副总裁,王海峰则成为百度空缺近十年后首位CTO。

  如果说向海龙出走是为百度自上市以来第一次季度亏损“祭旗”,那一系列百度搜索公司高管离职,负责人工智能业务的高管集体升职,是否代表着百度搜索时代的神话已经破灭?虽然陆奇曾在2017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放言“AI是百度的机会,百度将All-In AI。”而在2018年“极客公园2018IF大会”上说自己从未讲过“All in AI”的李彦宏,又是否要在AI上再次下重注?

  回顾自2017年1月17日空降百度至2018年5月18日黯然离开,陆奇在位的486天百度市值从低迷时的500多亿美元冲到近1000亿美元,而如今——陆奇离开百度一年有余,百度市值仅400亿美元上下。

  彼时陆奇让经历2016年两次舆论风波,公众形象降至冰点的百度起死回生,重新赢得资本市场青睐的呢?一个关键词就是AI。

  在2016年经历了血友病吧、魏则西事件等舆论风波,百度正处于低迷期之时,陆奇在李彦宏的力邀下加入百度,出任集团总裁兼COO。李彦宏赋予陆奇一人之下权力,所有事业群组负责人均向陆奇汇报,再由陆奇汇报给李彦宏。

  被李彦宏放权的陆奇立即大刀阔斧开启了三项变革。一是战略,他为百度确立了“夯实移动基础、决战AI时代”的战略基础;二是组织,百度医疗、百度外卖消失,百度金融分拆,百度国际即将分拆;三是价值观。

  陆奇到任后百度内部不停沸腾,业务与人事进行激烈变动。

  在业务层面,百度陆续裁撤了医疗事业部、收购渡鸦科技、整合L3及L4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整合包括NLP、KG、IDL、Speech、Big Data等在内的百度核心技术成立了AI技术平台体系。

  伴随业务调整的,是吴恩达、王劲、曾良、陆复斌等一批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相继离开,以及王海峰、景鲲等高管的升职。

  无论是业务调整还是高管变动,都是因为陆奇需要重新梳理内部资源,他在内部反复强调“公司战略一盘棋”,对核心业务要进行资源倾斜和让位。

  陆奇对百度内部资源的梳理并不局限于AI相关业务领域,到任后的第一个月,陆奇梳理百度业务并将其划为“四象限”。

  首先纵坐标按使命切割——关键使命(“夯实移动基础”)和非关键使命(“决胜AI时代”),前者与搜索相关,后者与人工智能相关。其次横坐标再将业务划为“主航道”和“护城河”,主航道为百度战略级业务,护城河为主航道提供支持,保驾护航。

  第一象限是关键使命+主航道,包括移动搜索、Feed和手百;第二象限是关键使命+护城河,包括PC搜索和大商业(所谓关键使命意味着已成型可变现)。第三象限是非关键使命+主航道,包括百度金融、Duos、智能驾驶、智能家居、智能云、短视频和AIG;第四象限是非关键使命+护城河,包括贴吧、知识、地图、糯米等(所谓非关键使命意味着其仍在探索和孵化中)。

  陆奇还提到,百度有很多小型业务,占用了很多资源、人力,并且不是市场领导者,这样的业务如果能舍的话,还是要舍掉。

  在这样的思路指导下,被归入非核心、非使命象限的业务很难再得到百度体系资源的倾斜,除了被裁撤的医疗事业部外,2017年8月24日,饿了么正式合并百度外卖;随后,百度国际化业务独立分拆也被提上日程。

  自此,百度市值一路飙升,陆奇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讲好了一个百度AI新故事,让百度重回资本市场的青睐。

  陆奇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系,他曾在毕业纪念册上写下了一个“陆氏猜想”:HI=>CHB(式中:H:Human I:Intellectualized C:Computer B:Brain)。意思是人类终将使电脑智能化且使其远胜人脑。

  30多年后,当人工智能热潮在全世界范围内方兴未艾,陆奇试图在百度推动并实现大学的理想。

  李彦宏在2016年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说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结束了,未来的机会在人工智能上。彼时对于这一表态,外界有解读认为这是百度限于O2O战略受挫后的无奈转向之举,但百度把AI作为公司战略核心极大吸引了陆奇。

  陆奇曾解释选择百度的原因:“在人工智能推动整个大环境下,百度所处的位置整体来讲是最加权的。”

  经过不到半年时间大刀阔斧的改革之后,2017年7月5日举行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是检验“陆奇变法”的一个重要节点,陆奇通过对百度人工智能各业务全方位的介绍,向外界交出了其主持百度近半年后的一份成绩单。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是,在那次大会之后,陆奇为百度规划的AI发展战略布局正式运作。

  在这个两年前的大会上,陆奇介绍百度AI的整体战略:百度大脑与智能云为应用层面提供底层技术支撑;在此基础上,百度推出语音交互系统DuerOS和智能驾驶开放平台Apollo,以探索更为广泛的应用可能。但当时DuerOS与Apollo均没有对外展现清晰的商业前景,甚至在那之前百度还宣布语音技术全系列永久免费。

  虽然百度AI战略刚刚起步,但陆奇的决定似乎仍然让人错愕。虽然当时信息流业务为百度提供了新的增长点,但百度急需扩大营收,而且资本市场最想知道的还是百度究竟能从人工智能中盈利多少?

  陆奇曾说过一句话:“没有什么产品是永远免费的,只要有合适的商业模式,总有新的办法挣钱。”不挣快钱挣市场,陆奇深远布局,直接把百度AI战略大船开到了深水区。

  02

  后陆奇时代的百度AI战略布局

  在位一年多时间,陆奇已经成为百度推行AI战略的代言人,直至2018年5月18日离开百度。斯人已去,法犹存乎?卸任后的一年里,百度如何布局AI战略?

  今年5月31日,被誉为“工业界顶尖人工智能研究者”王海峰上任百度CTO,填补了这个职位近十年的空缺,而同样今年5月份,景鲲晋升为公司副总裁,将继续担任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并继续向李彦宏汇报。这些人事调整信号,意味着李彦宏并没有放弃AI作为主航道。

  王海峰与景鲲在陆奇时代就得到提拔和重用,如今在百度战略布局上越来越重要,正如李彦宏曾在内部信中写的:“应对所有困难和挑战,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创新,尤其是技术创新。”

  经过陆奇时代的奠基和后陆奇时代的发展,目前百度AI已经形成了以百度大脑为核心技术引擎,DuerOS(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Apollo(阿波罗自动驾驶汽车)以及百度智能云3个领域为主要驱动的战略布局。

  百度大脑:百度AI核心技术引擎

  百度大脑是百度 AI 核心技术引擎,包括视觉、语音、自然语言处理、知识图谱、深度学习等AI核心技术和AI开放平台。百度大脑赋能百度内部各业务,并通过百度智能云赋能行业客户。

  2014年,“百度大脑”计划便被视为百度未来5到10年决定性战略计划之一,为此百度还招募了Google Brain(谷歌大脑)项目创始人吴恩达负责百度大脑的研发工作,虽陆奇空降百度后人事激烈动荡,吴恩达离开百度,但其对百度AI的奠基与发展功不可没。

  2016年百度世界大会,百度大脑1.0完成基础能力搭建和核心技术初步开放;

  2017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在陆奇任内,百度大脑2.0形成了完整的技术体系,开放60多项AI能力;

  2018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陆奇离开百度后,百度大脑3.0核心技术突破为“多模态深度语义理解”,同时开放110多项核心AI技术能力。

  百度大脑是百度 AI 核心技术引擎,而DuerOS、Apollo、百度智能云才是具体的驱动力,拉着百度AI往前走的马匹。

  DuerOS:使命是守住搜索

  如果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错失机遇,从而改变战略All in AI,那这一次百度努力想占得先机,百度方面认为,搜索引擎从诞生之日起就带有个人工智能产品的属性,而搜索引擎的进化史就是人工智能技术的进化史,DuerOS的使命就是守住搜索。

  陆奇在2017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推出DuerOS(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彼时百度传达的讯息是DuerOS是AI时代的安卓,DuerOS包括智能设备开放平台和技能开放平台两大方向。

  陆奇离开百度后,景鲲曾进一步阐述了DuerOS的商业模式:DuerOS上的Skill Store类似于iOS上的App Store,与App Store类似,Skill Store有两种变现方式:打造付费技能,或是技能内付费。

  今年5月,景鲲称小度就是未来的搜索。用户原来打开智能手机或者PC获取信息,但是其实用户获取信息是不分时间和场合的,在任何场所都可以获取搜索信息。

  从效果上来看,截止到2019年第一季度,搭载小度助手的智能设备量已经超过2.75亿,环比上涨279%,月语音交互达到 23.7亿,环比上涨817%。数据的背后是百度智能音箱的价格大幅跳水。从2017年11月推出1699元的渡鸦,2018年3月推出599元的小度在家,到2018年6月推出89元的小度智能音箱。几倍速度压低价格,可见现在百度不惜血战,也要在智能音箱市场站稳脚跟。

  Apollo:押宝自动驾驶的未来

  2017年,李彦宏把无人驾驶汽车开上北京五环,与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的陆奇现场连线。虽然此举收获了中国无人驾驶车的首个罚单,但也赚足了眼球。这个事件让公众亲眼看到无人驾驶从实验室走向了日常生活,也让资本方看到了落地的可能。

  Apollo是百度的未来,更准确的说是百度期望的未来。与陆奇时代无人车试验阶段不同,2018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中,李彦宏表示,全球首款L4级量产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量产下线,这表明百度并没有停在“PPT造车”的阶段。如今,阿波龙已经量产了100辆,他们发往了北京、广州、深圳、平潭、雄安以及日本东京。

  而美国当地时间6月17日,百度Apollo在CVPR 2019公开了国内唯一的 L4 级自动驾驶纯视觉城市道路闭环解决方案——百度Apollo Lite。目前,Apollo Lite已经在北京稻香湖等多地多路段落地测试。

  近几年百度从研发到各城市落地,积极布局无人驾驶。而李彦宏也是频频为Apollo站台。

  百度智能云负责“赚钱养家”

  在后陆奇时代百度AI战略上,DuerOS是守住搜索保现在,Apollo是重金押注探索未来,而百度智能云负责变现给它们用。

  今年5月6日,全球权威咨询机构IDC正式发布《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8下半年)跟踪》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从IaaS+PaaS整体市场份额来看,百度智能云跻身前五,营收同比增速超过3倍。

  但是百度智能云虽动作频繁,但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百度智能云与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还差很远。

  一个注脚是,为何不直接叫百度云,而要加“智能”?显然是希望通过“智能”AI探出一条不一样的“云之路”。

  03

  AI凛冬将至?

  6月19日,百度旅游以一则简单公告宣布了自己的谢幕。从陆奇时代百度出售移动游戏业务,出售金融服务业务大部分股权,到后陆奇时代百度浏览器部分功能停止服务,百度网盘限速,百度旅游谢幕,百度做了一系列瘦身,不过对AI方面依然在逐渐加码。

  不过大气候发生了微妙变化,中国人工智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整体情况并不乐观。

  根据亿欧智库发布的《2019中国人工智能投资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在投资频数方面,在2012-2017年持续走高的背景下,2018年中国私募市场中的人工智能投资频数有所回落,同比2017年下跌20.7%。2019年1-5月的投资频数是2018年全年的23.7%,预计2019年全年投资频数将继续回落,达到2018年全年的一半水平。

  而在投资金额方面,2012-2017年整体稳中有升,其中2015年更是同比增长了3倍。2018年的投资金额达到历史峰值,且当年投资频数有所下降,可知单笔平均投资额显著提升,具体来看(不计蚂蚁金服):单笔平均投资额:2016年¥2.3亿 / 2017年¥1.8亿 / 2018年¥4.2亿2019年1月-5月投资额为¥163.4亿,单笔平均投资额为¥2.1亿,较2018年下跌50%。同时2019年投资频数也将继续下降,总体判断,2019年人工智能投资市场将遇冷回落。

  财务投资者与产业投资者的看法或有不同,李彦宏依然将AI作为翻盘的一张好牌,实际上,他手中其他的牌已经不多了。

  如果说陆奇时代确定了百度AI战略的主方向,注重基础研发占领赛道,那么后陆奇时代的百度AI战略更注重落地,李彦宏想更快地让AI落地商用变现以缓解百度的盈利压力,重新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据百度AI平台显示,李彦宏在还未举办的2019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甚至要提出产业智能化时代的概念,人工智能与产业相关联,加速AI落地,扩展AI应用,这一切都暗示百度想尽快AI变现。

  这家成功于PC互联网时代,迷失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巨兽,能否在AI时代找回自己的荣光?急于收割AI的果实,又是否会动摇基础研究的根基?百度的这个故事,刚写下一段导语……

  外链购买  购买外链  外链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