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新员工座谈纪要曝光!谈天才少年、35岁危机、其他公司“模仿”华为军团……

7月21日,华为高层与新员工座谈纪要最新曝光,主题为:世界级难题成就世界级人才。在这份纪要中,华为常务监事陈黎芳回答了新员工有关天才少年、35岁危机、其他公司模仿华为军团以及如何度过华为最难时候等多个问题,并详细阐述了华为创新研究的三条路径,她透露,过去十多年来,华为与300多家高校开展了合作,建立了169个创新实验室,她同时表示,在华为,即便是很小的细分领域,都可以成就最顶尖的人才。

谈螺丝钉、天才少年、35岁危机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这份最新公开的文件中看到,有新员工对于处在“螺丝钉”岗位较为迷茫,希望华为高层给予职业规划建议。对此,陈黎芳表示,在华为,除了少量专业类和作业型的岗位,华为并没有要求员工长期“钉”在一个地方,而是鼓励循环赋能、不断拓展自身能力,因此,她建议员工首先千万别把自己当成“螺丝钉”,不管处在什么岗位,都要有一个全景图,就是对公司战略和业务方向的理解。近年来,华为启动“天才少年”计划,高薪招聘了数百名“天才少年”,引发外界广泛关注,而在华为内部,“天才少年”同样备受关注。有新员工提问称,对于“天才少年”类似这些多元化的人才,华为是否有差异化的培养方案,实现人尽其才?对此,陈黎芳回答道,“天才少年”也好,“博士”也好,这些都是进华为之前的标签,是一些招聘用的语言。但这些标签不意味着贡献,“天才少年”进入华为后也需要成长,不可能永远当少年,最终还是要看实际发挥的价值和贡献。“我特别鼓励大家要去发现自己的长处,使劲地用自己的长板,而不是把特别多的精力投入到补短板上。”陈黎芳说。此外,还有员工问及华为如何看待当下社会的35岁危机,对此,陈黎芳表示:“我们人生的奋斗怎么能停在35岁呢?前些年,网上有关于华为34岁以上员工的一些传言,都是不准确的。我早就过了35了,但我还是很努力的,也是很享受的,因为忙碌,觉得每天过得也特别快。所以我不觉得年龄是个问题,关键还是自己的能力,能不能始终坚持学习和提升。”

其他公司“模仿”华为军团?

去年10月份以来,华为相继成立了三批共二十个军团,包括煤矿军团、海关和港口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数据中心能源军团和智能光伏军团、电力数字化军团、政务一网通军团、机场与轨道军团、互动媒体军团、运动健康军团、显示新核军团、园区军团、广域网络军团、数据中心底座军团与数字站点军团、数字金融军团、站点能源军团、机器视觉军团、制造行业数字化系统部和公共事业系统部。这些军团的成立,曾引发外界广泛关注,甚至有其他公司纷纷效仿这种形式。基于此,有员工提问公司如何看待其他公司模仿公司华为军团这一现象。对于这一提问,陈黎芳说,军团不能说是华为创造发明的,任总(任正非)说他曾经看了一篇新闻报道,里面介绍了谷歌军团,他很受启发,就借用了这个概念,成立多个军团。军团只是一个代号,核心就是短链条运作,把科学家、专家、工程师、营销专家、客户经理……他们放到一起,军团其实就是一个团队,英文就叫team。华为成立军团的首要目标就是要找到商业突破口,发挥华为的技术优势,把技术变成“粮食”。“华为不是一个咨询公司,华为员工要聚焦在自己的工作上,我们不会刻意地做经验分享,只是一个自然的溢出,如果对其他组织、企业有价值,没有什么不好。‘模仿’这个词用得不好,说‘学习’就好一点,就是给别人学习一下。”陈黎芳说。另外有员工称华为研发岗位少有直接接触客户的机会,这种情况下如何精确捕获一线传来的真实需求,对此,陈黎芳回答道,华为提出“双轮驱动”的创新,除了从客户那里了解需求,特别强调通过技术突破去牵引客户需求。所以了解客户需求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不只是到一线直接接触客户,在公司“黄大年茶思屋”等各种技术平台上学习交流,与内外部专家喝咖啡,扫描各种论文,也是真正理解客户需求的有效方式。

华为创新研究三条路径

座谈会上,陈黎芳还进行了主题发言,主题为“世界级难题成就世界级人才”。陈黎芳表示,难题和人才往往是互相成就的,先是世界级人才创造了世界级难题,然后难题吸引了人才的投入与创造,最后,又是世界级人才成功地解决了这个难题。她介绍,华为的创新研究有三条路线,任正非用“攀登珠峰”来比喻。首先,华为有一部分科学家瞄准珠峰攀登,从事基础技术和前沿技术研究,投入20-30%研发经费,“把金钱变知识”,这是理想主义;第二,70-80%的研发经费和人才,是在山脚下种粮食,通过产品技术创新来创造商业价值,把知识变金钱,这是现实主义;第三,实现理想是漫长的,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研究成果可以孵化为实用技术,这就是任正非经常讲的“在攀登珠峰的路上沿途下蛋”。陈黎芳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登顶珠峰,有些科学家可以在半山腰停下来,解决商业价值场景中的难题,这就是“拿着手术刀杀猪”。比如自动驾驶,最高目标是L5级,现在实现起来有困难,包括法律、伦理上都有争议,但是,可以先把L4/L5用到封闭场景中,华为在港口和口岸已经有了成功的应用,这就是“沿途下蛋”。她透露,过去十多年来,华为与300多家高校开展了合作,建立了169个创新实验室,支持成千上万的外部科学家开展研究。近两年,华为又在一些著名大学附近建设“黄大年茶思屋”,为内外部专家开放交流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同时,还发布了线上“黄大年茶思屋”,可以全天候、跨领域、跨院校,随时随地无缝交流。“实际上,华为的难题不只是在研发领域。过去三年,外部环境对产品与解决方案、市场销售、财经、供应、制造等多个领域都造成了冲击,每个领域都有要解决的难题,每个领域的员工也都有机会成长为世界级的人才。”陈黎芳说。此次座谈会上,也有员工提及华为如何度过当下最艰难时期,对此,陈黎芳说:“我认为华为从来没有最艰难的时候,因为一直都面临各种挑战,经历了许多的危机。我们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对公司最大的贡献。”(责编:张骞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