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烧2亿卖酸菜鱼,校园贷鼻祖罗敏在打什么歪主意?

一分钱卖10万份酸菜鱼,趣店董事长罗敏亲自直播带货,在19小时不停播的情况下,一举完成2.51亿元的销售额,创造了抖音的酸菜鱼销售历史。

这是资本的狂欢。

老读者都知道,队长也是干这一行的。抖音的流量价格不便宜,但顶不住罗老板有钱。仅这一场直播,罗敏砸进去的流量费用就是数千万级别,另外还请了两个明星助阵,一个是贾乃亮,另一个是傅首尔。

在这种强大的资本面前,什么运营技术,主播话术,直播策略都是空谈。据业内人士透露,这场直播除去流量费用,净亏损大约在500万左右,直播间后台服务人员就超过了40人。也就是说,刨除流量费用不提,财大气粗的罗老板再亏500万,请大家吃酸菜鱼。

罗敏和贾乃亮抖音带货

为什么罗敏巨亏也要搞直播?熟悉罗敏的人都知道,他是搞金融的,集团是做校园贷起家的,是一个妥妥的金融玩家。难道做校园贷的罗老板良心发现,要回馈社会,改做慈善家了吗?

从直播本身来看,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取得巨大成功的营销盛宴。单场直播就让集团涨粉397万,单日销量超过956万份。这是一个普通抖音电商玩家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也是普通电商玩家烧钱烧不起的高度。

可对罗敏而言,这钱烧得值。这边厢,在抖音上烧钱如流水;那边厢,市值开始迅速拉升。在直播结束的第二天,集团盘前股价狂涨超过100%,盘后回落至涨10%。可是,这还没完,在接下来的第二个交易日,股价再次飙升,收盘大涨40%。截止队长发稿前,市值涨至4.14亿美元,相比直播前股价上涨60%。这边亏掉的钱,在美股上全都涨了回来。

图源富途牛牛

有人要问了,难道罗老板要学瑞幸咖啡的陆正耀,用美股的钱来补贴中国人吃酸菜鱼吗?

也有人认为,罗老板是要对标新东方,模仿东方甄选,用直播热度拉抬股价,以实现在美股获利退出。毕竟,在股价上,集团已经跌至1.08美元,最低时只有0.7美元,市值蒸发了98%,沦为垃圾股中的垃圾。

集团已经被警告退市,我们不能排除,东方甄选的股市逆袭,让罗老板受到了启发。用直播来撬动股价,哪怕趣店退市,罗老板也能在退市前再割一把韭菜。新东方在股价上涨后,腾讯等大股东就顺势高位套现退出了。

为了将直播效应放大到极致,罗老板还去了东方甄选的直播间,给新东方当红头牌大主播董宇辉刷了3.5元礼物。然而,不幸的是,罗敏当场被董宇辉给拉黑了。

给大主播刷礼物,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那就是能蹭流量。快手一个辛巴当初就是砸钱给散打哥等大主播刷礼物,持续抢占榜一大哥的席位,给自己积累了第一批忠实粉丝。但对罗老板而言,蹭东方甄选的粉丝倒在其次,其核心目标还是在于,借助董宇辉的名气持续炒作趣店直播,简称:“碰瓷。”

董宇辉拉黑罗敏,无非就是不想被罗敏白嫖流量,更不想在自己最红的时候,跟一个做校园贷发家致富的人扯上关系。

新东方是做教育的,是为中国学生为实现自我搭梯子的。而集团是做校园贷的,是站在大学生的肩膀上,把大学生踩进泥里赚钱的。二者天然就八字不合,气质更不合。直播的一夜爆火,是资本催化的,董宇辉则是勤勤恳恳的,万千小镇做题家中的一份子。直播能红,其背后更是无数个日日夜夜的知识积累才造就的。

一提到校园贷,就不能不提的那些黑历史。趣店集团有一个明星产品,叫趣分期。年轻时候的罗敏是个狠人,为了赚同学的钱,从大学时候就开始跑地推,在各个大学里贴趣分期的小广告,引诱大学生贷款。

未经世事的大学生,哪里经得起这种诱惑?在虚荣心和攀比心的驱使下,趣分期就像蝗虫一样,蔓延至各大校园,对中国大学的覆盖率超过97%。至2016年时,趣分期的用户数突破1000万,而当年中国在校大学生总人数才2600万。

当时,依托于支付宝的趣分期,迅速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校园贷平台。校园贷让中国大学生尚未走出校园,就率先背负起了沉重的贷款压力。一部分大学生因不堪重负,跳楼、裸贷等丑恶事件频发。

对许多普通家庭而言,大学生是家里的希望。可是,校园贷却不仅毁掉了大学生,还毁灭了无数个家庭的希望。

趣分期是一种典型的高利贷产品,2017年,集团赴美上市。根据招股书中承认,在2016年的交易中,有59.5%的交易年化收益率超过36%的政策红线。

自2016年开始,教育部发布通知,明确要求全面取缔校园贷。

在政策和舆论的双重压力之下,罗敏被迫宣布:“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

这种“不催债,不用还”的底气来源于校园贷的超高利息收入。但对最致命的一击是,蚂蚁金服退出集团的股东名单,趣分期小程序也在支付宝上全面下架。

没有了支付宝的引流,趣分期的业绩一落千丈,也成了资本市场的弃子。从市值巅峰的122亿美元,跌至最低2亿多美元。

搞直播,是罗敏的自救,也是趣店的自救。

从效果来看,它还是有那么一点效果的,算是垂死病中惊坐起,市值取得了小幅的反弹。可是,如果仅仅是卖酸菜鱼,是拯救不了的,更何况是亏本卖酸菜鱼。

在首场直播结束后,集团就举行了全新的预制菜发布会,宣布集团转型预制菜赛道。罗敏不是第一个做预制菜的,上一个转型预制菜的是瑞幸大骗子陆正耀。不过,陆正耀的预制菜做的显然没有罗敏声量大,骗子身份牵制了陆正耀的发挥。

但是罗敏就不同了,凭借校园贷赚来的血汗钱,罗老板开局就是王炸,引爆社交媒体,引起广泛的人传人效应。罗老板到底在打一张什么牌?

答案不在于直播,也不在于股价,更不在于预制菜,而在于高利贷!

罗老板表面上干的是直播,卖的是预制菜,可他真正干的还是高利贷的老本行。这一次,罗老板隐藏的极深!

罗老板说了:“不对标东方甄选,我们是一家卖菜公司。”

不,其实他也不是一家卖菜公司,仍然是一家高利贷金融公司。因为卖菜是亏钱的,如果一直卖,那岂不是一直亏?罗老板怎么可能做亏本的生意?

在趣店预制菜的发布会上,罗敏称:“未来3年,要支持20万用户创业开设线下授权门店。”针对这些授权门店,趣店不收加盟费,不收品牌授权费,不收任何服务费。

加盟不要钱,天地良心啊!罗老板怎么一点大资本家的样子都没有?咋一看,还以为在做慈善呢!难道预制菜是一个共同富裕项目?是一个支持大众创业式的扶贫项目?

可是,的盈利核心恰恰就在这里。

把高利贷借给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耻、最卑劣的的商业行为之一。不收钱,不代表用户开店不要钱。的免费加盟模式,恰恰是一种极为昂贵的加盟模式。因为它贷款给你,让你去开一家预制菜授权店。让没有钱的人去创业,这是极为可怕的。就像校园贷一样,把钱借给没有钱的穷学生,最后呢?穷学生没有钱,就只能出卖肉体,出卖尊严,提前毁掉自己的人生。

通过发放贷款,创立的免费加盟授权模式,将极大地拉低加盟创业的门槛,它会吸引到大量的穷人怀抱着创业暴富的梦想投身其中。国家限制了高利贷的利率,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集团因掌握供应链,所有加盟商都必须从那边拿货,这就让掌握了定价权。

试想,你开一个店,钱是找借的,货也要找拿,你的身家性命几乎全部都被所套牢。他可以收你一个合法的贷款利率,但是额外的利润率,可以加到货品价格上去。这样,所谓的高利贷就被隐藏到货品价格里去了,就会转换成销售收入。

在的商业模式中,所有的加盟商都是韭菜,还是通过贷款捆绑上车的韭菜。店家基本上就成了为罗老板打工的牛马。

一手卖菜,一手放贷款,两手抓,两手赚。对比起新东方的直播带货,赚点自己的辛苦钱,罗老板的格局可要大得多,赚的都是别人的血汗钱。

直播带货、营销炒股、招商加盟、预制菜,四条赛道,全部通向了罗老板的贷款生意。卖菜能挣几个钱?

俗话说得好,人啊,这辈子只能赚认知以内的钱。直播、炒股、招商加盟、预制菜都是用来忽悠韭菜的概念。

万变不离其宗,罗老板是做贷款起家的,还有人比他更懂放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