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人离不开中国手机:门店遍布大街小巷,工人买苹果要存一年钱

印度人离不开中国手机,不管是消费,还是就业。

“没有替代品……印度大街小巷都是小米、OPPO、vivo。”印度手机零部件工厂的董乐观察到,中国手机门店遍布印度城市、农村,连地铁站都是它们的广告。

在印度人眼中,中国手机比苹果、三星便宜,比本土手机性能、质量好。印度人威甘德对时代财经表示,印度贫富差距大,普通百姓很贫穷,希望用更少的钱买到配置更好的手机。

目前,小米在印度至少有7座工厂,OPPO的最大工厂则有1万名员工,其中绝大部分是印度本地人。印度也成为了全球第二大手机制造国。

此前市场传言称,印度将限制有关中国公司在销售价格低于1.2万卢比(约合人民币1018元)的手机,其后当地官员现身辟谣。

计划开小米专卖店的印度人拉奥对时代财经表示,虽然中国手机厂商屡遭印度调查,市场上还有各种传言,但并未导致身边的印度人排斥、抵制中国手机。

普通工人买苹果要花掉一年多积蓄

威甘德喜欢中国手机,平时除了做本职摄影工作,还在某中国手机官方社区参加义务活动,维护社区。他喜欢中国手机的整体性能、摄影表现、隐私保护以及性价比。

拉奥则是小米8年铁粉,家里目前有50多款小米产品,他偏爱小米的系统用户界面设计和产品做工。据他所述,自己身边至少有70%的人在用小米、OPPO、vivo。

除了产品性能,中国手机之所以能席卷印度,与价格关系很大。在董乐所在的工厂里,普通印度工人月薪是人民币900元左右,买一台苹果手机相当于花掉一年多的积蓄。

据董乐所述,工厂里大概有3000名印度员工,买得起苹果手机的不超过100个人,而且用的都是老机型,董乐没在公司见过印度人用iPhone13系列机型。

“印度还有很多人用老年机。”董乐透露,当地主流机型是千元(人民币)区间的,即便收入不高,也鲜少有人贷款买手机,这与柬埔寨、印度尼西亚等邻近国家不同。

威甘德还提到,realme和小米在印度的低价竞争尤其激烈。研究机构CMR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小米、realme在印度智能手机排行榜中分别位列第一、第三(第二为三星),vivo、OPPO位列第四、第五,四个中国品牌合计占了61%的市场份额。

相较而言,小米、realme在国内表现稍显逊色。CINNO Research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小米手机销量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中位列第五,realme则不在前五行列。

另据研究机构Counterpoint报告,150美元(约合人民币1037.45元)以下的智能手机占到印度2022年第二季度手机销售量的三分之一,其中八成被中国企业占据。

该机构报告还显示,在印度高端手机市场,OnePlus(一加)比其他中国手机品牌更有优势,至于三星手机,它的产品价格比小米、realme稍高。

2021年,在3万卢比(约合人民币2609.4元)及以上的印度手机市场中,OnePlus市占率19%,位列第二,仅次于苹果,三星手机则在2万-4.5万卢比(约合人民币1733.6-3900.6元)的价格区间占主导地位。

据悉,2014年开始,中国手机全面进入印度,发展迅速。研究机构IDC显示,2016年,小米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为6.6%,首次跻身前五,到2021年份额提升至24%。

进印度八年,用工厂、门店创造就业岗位

即便是印度很偏远的地方,董乐也能看到中国手机门店。他发现,国产手机门店不仅开在城市,乡镇、农村也有,只是农村的店面小,一般卖多个品牌,城市购物中心里则多是大的专卖店。

董乐家附近的中国手机店 图源:董乐

在街头看到这些店铺,他会觉得很骄傲。他观察到,这里的一些专卖店很规范,与线上价格同步。他表示,印度物流很慢,买手机后基本一周才能到货,因此很多人倾向于在线下渠道购买。

大批印度人依靠卖中国手机生存,不仅仅是卖现货,印度还存在庞大的二手手机交易市场。拉奥也准备开店卖中国手机,他表示,干这行门槛很低,赚钱也比较容易。

“我很确信,如果你走在大街上,你的目光会被这些手机门店的巨幅广告牌所吸引。” 威甘德感慨道。

胡旭曾为某国产手机厂商在印度建厂提供技术咨询,是项目负责人。对于印度限制中国公司销售低价手机的传言,他认为不可能,也没必要。

他认为,一方面,中国手机厂商为印度创造了就业岗位,另一方面即便中国手机出局,印度企业也不会获益太大。

胡旭接受时代财经采访表示,目前,中国人掌握着手机供应链,包括核心材料、装配工艺、资本等,中国手机品牌印度工厂主要负责组装,90%零部件是从中国从采购的,且设备、工艺水准要比国内工厂稍稍落后,自动化程度更低。

他还提到,印度本土品牌的很多零部件、原材料也需要从中国进口,而且市场口碑并不好。

截至目前,小米在印度至少有7座工厂,小米印度负责人曾在社交平台透露,在印度销售的小米手机99%都是在印度本土生产。印度也早已成为小米第二大市场。

OPPO印度区域官网则显示,该公司在印度北部建立了110英亩(约合44.5公顷)的大型工厂,这背后有1万名员工的支持,每3秒能生产一部智能手机。

根据Counterpoint报告,2021年,印度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1.69亿台,收入突破380亿美元,两项数据均创下历史最高水平。

印度已成为世界上第二大手机制造国。除了苹果和三星,显然也少不了中国手机厂商的贡献。

未来之路,合规性方面与国际接轨?

谈到对中国手机的希冀,威甘德希望厂商弥补漏洞、提升性能,胡旭则建议厂商们在合规性方面与国际接轨,向老牌跨国企业学习,这是在异国长期生存发展的基础。

从小米、OPPO、vivo等企业被印度调查,到被限制销售低价手机的传言,拉奥、威甘德都不甚在意,他们说,身边有人会在买手机时多考虑一重因素,总体影响不大。

“无论调查结果如何,不会影响我对它的选择和使用。”相较而言,威甘德更在乎手机的性能和质量。

他在中国手机官方社区负责对用户反馈信息进行接收和处理。他透露,该公司在印度推送了一些错误的更新,对手机前置摄像头有所损害,相似状况发生在多款手机上。

对于该公司,他还建议应该加强门店管理,因为有的门店在给消费者维修手机时,会以非制造缺陷为由索要额外的费用,即便真实情况不是如此。

“可以把价格提高一点,提升利润,严格按照制度、程序纳税、保护劳动者利益、尊重当地文化,按照印度法定节假日放假。”胡旭表示,在印度建厂,这几点很重要,工厂也要等到政府验收完毕后再开工,如果提前开工,会有法律、政策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小米8月中旬的财报分析会上,该集团高管王翔接受采访表示,在印度,小米已成功解冻了7亿多美元的被冻结资金,还有一部分冻结资金正在交涉中。

王翔还提到,小米在印度的业务进展和工厂生产也都在正常进行中,将认真积极地与印度政府有关部门进行坦诚沟通,同时也通过司法体系进行申诉。

(文中拉奥、威甘德、胡旭、董乐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