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亏29亿,黄光裕只剩首富传奇?

2000年,国美零售在中国市场一鸣惊人,当年其股价达到了创纪录的1015港元。于是,在过去的10年里国美连续巨亏时,外界纷纷猜想,昔日的中国首富牢狱归来才是国美新时代的开始。现在,黄光裕掌舵18个月,国美继续下沉。再过18个月呢?

文/每日资本论

2000年,国美零售在中国市场一鸣惊人,当年其股价达到了创纪录的1015港元。于是,在过去的10年里国美连续巨亏时,外界纷纷猜想,昔日的中国首富牢狱归来才是国美新时代的开始。但历史并未简单重复,黄光裕“失灵”,国美继续下沉。

9月2日,国美零售突然“雄起”。其股价小幅高开后便快速拉升,盘中一度涨幅超过10%。截至当日收盘,其股价为0.255港元,上涨6.25%,总市值91.08亿港元。

如此表现确实令人眼前一亮。不过,近段时间国美零售的股价总体表现低迷,这与其业绩息息相关。8月31日,国美零售在港交所公告,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约为121.09亿元,同比下降53.5%;归母净利润约为亏损29.66亿元,去年同期亏损为19.74亿元,亏损大幅增加。

“每日资本论”注意到,国美零售从2017年到今年上半年连续亏损额高达222.89亿元。其中,2021年到今年上半年的亏损额达73.68亿元。这也是黄光裕出狱重新执掌国美零售以来的成绩单。

不仅如此。今年上半年国美零售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57.13亿元,但短期债项就高达279.87亿元,其他短期负债76.44亿元,这两项合计356.31亿元。显然,国美零售的资金链相当紧绷。

稍早一些的8月19日,在停牌30天后,国美零售抛出大动作——从黄光裕手中买下两块物业,一个是建筑面积达52.46万平方米的国美商都,一个是建筑面积为13.05万平方米的湘江玖号。

同步,国美零售宣布将以垂类模式,专注聚焦家用电器及消费电子产品零售作为公司主营业务,其他非关联或亏损业务将予以剥离,并逐步减少对真快乐等费用较大业务的投入。

值得一提的是,黄光裕“面对现实,直面生存”地回应了,去年2月他提出的“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的目标。他说要实现“1+1+1”的三年战略发展目标:在2023年实现较高盈利并达到以往较高水平,2024年达到历史最好水平,2025年明显超越历史最好水平。

但敏感的资本市场对此却用脚做了投票。在宣布拟收购大股东资产后,国美零售次日小幅高开,但随后股价掉头向下,当日报收0.232港元,下跌20%。虽然,9月2日股价大涨,但周线图显示,国美零售的股价呈现单边下跌态势,尚未看到止跌企稳迹象。

简单说,无论从资本市场反应还是2022年的半年成绩单,重新掌舵国美的黄光裕并未创造神奇。这是时间不够,还是这位“国美教父”只剩首富传奇了呢?

王者已无霸气?

2020年6月24日,黄光裕获得假释。一年后的2月16日,他正式出狱,而国美零售股价一度达到2.55港元/股的阶段性高点。

黄光裕的前40年应该说风光无限——他是2001年至2011年,十年间唯一一位三次登顶中国首富,且是唯一一位出自商贸服务业的富豪。这位潮汕籍企业家,18岁创业,从电器零售到地产,再到资本大鳄,黄光裕成为了许多年轻人心中的天才企业家,41岁入狱,也让他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就是他入狱以后,国美遇到再大的困难,拥护他的人始终坚信只要黄光裕归来,那就是一个新的开始。更为神奇的是,每年都有黄光裕出狱的小道消息,而国美的股价也因此得到一些提振。

终于,黄光裕归来了。然而,他刚刚假释,国美零售就出事了。

2020年6月28日,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2019年上海市空气净化器产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显示,抽查18批次产品中有2批次不合格,涉及OZNER浩泽和IRIS品牌,其稳定性和机械危险等不合格项目会给消费者带来意外伤害,购买地点或渠道来自国美在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海)数据显示,国美在线因销售不合格产品、入驻商户违反广告法、质量类等问题,多次被市场监管部门处罚。比如,国美在线因销售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仅限条例)产品,于2019年8月14日被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管局罚款0.6092万元,没收非法财物。

这还不算完。2021年4月,也就是黄光裕正式出狱刚刚两个月,美的集团中国区域的公函称,由于济南国美分部员工对美的员工“物理殴打”一事,美的系全品类即日起全面撤出国美济南分部。4月21日,国美电器发表声明称“公司对此次冲突事件高度重视并正妥善处理”。

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仅仅过了5天,曾经的知名白电制造商,后连连亏损被中国企业并购的惠而浦,宣布要终止与国美电器的合作。

尽管对于此事有几个版本,但不能否认,曾经家电零售的王者现在已经没有那个王者霸气了。

“三把火”有效果吗?

也就在美的、惠而浦与国美零售搞得不愉快的前两个月,黄光裕在国美内部讲话说提出,“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他开始要给国美零售来上“三把火”了。

2021年1月21日,国美商城正式更名“真快乐”。有意思的是,这个“真快乐”一度被嘲很土,还在电商界引发一段时间的热议。

黄光裕在“真快乐”上野心勃勃——国美只是国美电器未来是真快乐APP上的一个商家,真快乐作为平台存在,所以不能用国美的老名字。

但“真快乐”这三个字据称蕴含着商品真、送货快、消费者买得开心三种含义,被认为反映了国美的定位调整,是黄光裕在电商巨头环伺之下找到的差异化路径。

真快乐特色为“一抢、二拼、三ZAO”,“抢”即秒杀、限时限量抢购;“拼”即邀好友组团享优惠;“ZAO”即直播、赛事等娱乐化互动。貌似新颖,然百亿补贴、限时秒杀、拼团抢购都是拼多多的老玩法;而放眼行业,直播带货更早已从电商平台延伸到长视频、短视频领域,真快乐的直播入口依然拘泥APP。

是不是有点晕?

简单说,真快乐是集小红书(社交)、抖音(短视频)、淘宝(平台)、京东(自营)等多个平台特点于一身的平台,是“社交+商务+分享”的国美生态圈。

但“大杂烩”的“真快乐”并未给黄光裕带来多少快乐。2021年,“真快乐”年访问量4.4亿,年活跃买家1683万。这与京东5.7亿年活跃买家、拼多多8.69亿年活跃买家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

与此同时,2021年4月,国美还上线过“打扮家”APP,将借助VR、AR等技术试图掘金万亿家装市场。三年内,“打扮家”要做到5000亿GMV,最终目标是占据30%的家装市场。但这款被寄予“再造国美”厚望的APP,似乎也没达到预期,反而被曝出大规模裁员、拖欠薪资,还造出了新名词“烂尾装修”。

第三把“火”在市场上更是没有什么多大反应。自2021年8月12日发布“折上折”APP用户试运行版本之后,承袭了国美价格战基因的“折上折仅仅在当年“双十一”开启过一次大型优惠活动,但关注度较低。

如此遭遇之下,国美零售的处境就可想而知了。

以黄光裕出狱国美零售股价的最高点来计算,截至2022年4月26日,其一年多暴跌87%。对持股58.68%的黄光裕来说,也同样失去437亿港元身家。

更为不好的消息是,7月30日,财新网消息,国美多部门陷入裁员困境,裁员涉及到3C、家电等多个部门,且“变相降薪”亦在员工中引发不小争议。

必须要提的是,进入2022年,黄光裕开始了套现。1月24日,黄光裕和杜鹃二人分别减持国美零售3000万股股票,合计套现4000万港元。4月1日,黄光裕以0.55港元/股的平均价,再度减持4亿股国美零售股票,套现2.2亿港元

让部分投资者不能疑惑的是,作为国美零售实控人的黄光裕和杜鹃,在实施减持之前,国美并未做出过任何信息披露和提示。

再回到黄光裕带领国美零售未来的路径——公司将以垂类模式,专注聚焦家用电器及消费电子产品零售作为公司主营业务。

公允地说,虽然,家电零售是黄光裕熟悉的并成名的老领域,但这条赛道的游戏规则已经改变,国美要冲出来真的很难。比如,前段时间,格力与其成功的根基型河北总经销分手,董明珠押宝直播就是很好的案例。而且线上的价格优势基本让门店很难与之竞争,同步线上又会遭遇阿里、京东、拼多多等这样的强劲对手。

最重要的,黄光裕和国美零售都不具备互联网基因,如同他的老对手苏宁一样,玩线上,并不是谁想玩或者谁有银子就能玩得转。

一个网友表示,“国美的成功是城市化之下的房地产附带的成功,当房子不好卖的时候,家电自然不好卖,当网络更好卖的时候,谁还愿意去实体店接受套路?说到底,黄只是时代成就的,而不是因为他独特的商业能力。国美曾经错过了电商,可如今又错过了直播营销,这就已经说明国美不是营销模式的引领者,说明没有足够的营销创新意识。”

这样说或许不是那么准确,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说出国美乃至家电零售行业存在的共性问题。对于黄光裕来说,18个月给他的时间或许真的太短,但再过18个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