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给自己的低利润率新找了个理由

京东说自己与平台企业不同,定位是“新型实体企业”。

文 | 祝颖丽

编辑 | 管艺雯

一众中国科技公司曾竭尽所能地给自己套上 “互联网平台” 属性,以博取资本市场的超额估值。

今非昔比。

8 月 23 日晚,京东零售集团 CEO 徐雷在公司二季度财报会议上表示,京东是一家兼具实体企业属性和数字技术能力的 “新型实体企业”。创造的社会价值 “远远大于一些仅限于流量和交易环节、但却获取着高额利润的平台经济模式”。

徐的发言重点从以往的业务发展转移到了监管政策相关的话题。尽管它们刚在 4-6 月间取得了 2538 亿元收入、超出了市场预期,但徐还是把更多的发言篇幅留给了如何拥抱监管。

以至于无论是过去它常谈的商品品类多、库房面积大、对基层员工的利益保障,还是多数时候避而不谈的真实经营损益,如今都被京东用来证明自身的 “价值”。今年上半年,京东物流付给一线运营员工的薪酬福利约 172 亿元。

京东的商业模式分为两部分,一是作为零售商直接售卖商品赚取差价;另一部分则是平台模式,为其他商家提供营销、物流等一系列的服务。

今年第二季度,京东自营部分的收入为 2196 亿元、同比增长 23%;而平台业务收入(开放平台广告、佣金 + 物流服务)为 341 亿元、同比增长 49%。年中促销季,平台业务的增速也高于京东自营 9 个点,被徐雷视为 “二季度业务增长的驱动力”。

过往,由于自身业务逻辑的矛盾以及 “二选一” 的市场环境,京东的平台业务难见起色。随着监管环境的调整,京东正引进更多品牌。国际美妆品牌如娇兰、纪梵希、雅诗兰黛以及中国服装品牌伊芙丽、鄂尔多斯的入驻,都被管理层当作业绩亮点。

不过核心零售业务之外,京东的其他各项业务基本都是巨亏。其整体经营利润也从去年同期的 50 亿元跌到了 3 亿元,利润率降至 0.1%。

对利润影响较大的是京东物流 —— 其经营损益从去年同期的盈利 21 亿元转为亏损 3.56 亿元。京东首席财务官许冉(Sandy)在财报会上解释,(亏损)是由于京东在基础设施和物流能力建设方面加大了投资。京东提到自己过去一年新增了 450 个仓库。

另外,新业务亏损也从去年同期的 11 亿元扩大到现在的 30 亿元,主要涉及京东物产、京喜、海外业务和技术举措。另外,股权激励的投入在第二季度达到 26 亿元,同比增长 80%。

谈及京东会在这一轮监管潮中受到何种影响,徐雷表示公司已经完成了自查和整改,并建立内部监测体系以避免违反国家规定,所以监管对京东影响不大。他还专门提到了用户隐私和数据保护的监管政策,认为更多会影响 “以广告收入为主的平台”。 —— 说的是谁不言而喻。

“无论是京东的商业模式和商业价值观,都符合监管改善和市场发展的大方向。在当前的宏观和市场环境中,京东处在更具有长期战略优势的位置上。” 徐雷在电话会发言上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