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人工智能是华为下一个征服的高峰

19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9月9日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采访的纪要。任正非表示,华为可以向美国企业转让5G所有的技术和工艺秘密,帮助美国建立起5G的产业来,这样中、美、欧形成一个三角平衡体系。美国不能抓住微末细节想置华为于死地,可以带着诚意来讨论,双方做出一个合理的处理方案。他同时表示女儿孟晚舟是完全无罪的。

任正非还表示,自己一点隐私都没有,去哪里都有人知道,他们不只是满足于拍照,拍完还要贴到网上去。

以下为纪要全文:

华为愿意卖对手5G技术,帮美国建5G

1、托马斯·弗里德曼:非常感谢!今天在华为过得非常棒,与华为团队的交流非常好。

任正非:今天下午您可以提任何尖锐的问题,我保证都会如实回答您。

2、托马斯·弗里德曼:非常期待今天的采访,我知道您肯定会如实回答的。那我们就直入正题吧。从我个人来看,华为和美国之间故事的重要性要高于中美贸易战的重要性。

任正非:其实我们也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比如,华为多买一些高通芯片、英特尔芯片、Google软件、微软软件,华为多支持一些美国大学教授的研究,而不需要获取他们的成果……,这些办法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缓解我们之间的冲突。

3、托马斯·弗里德曼:我想问的就是这个问题。在我看来,过去三十年,中美贸易交易的大多是表面的商品,比如说我们身上穿的衣服和脚上穿的鞋子。但华为所代表的意义在于,你们向美国销售的5G技术已经不再是表面的商品,而是“深层商品”。你们现在走在中国的最前端,你们研发出来的许多技术实际上会深入到美国的大街小巷、家庭、卧室,会涉及到个人隐私。这是个新事物。在我看来,要么解决好华为的问题,要么全球化就会走向分裂。

任正非:第一,我们还没有打算把设备卖到美国,因此深层次的矛盾还没有产生。第二,我们可以向美国企业转让5G所有的技术和工艺秘密,帮助美国建立起5G的产业来,这样中、美、欧形成一个三角平衡体系。我们愿意这样做,但要美国能接受才行。

4、托马斯·弗里德曼:让我们谈谈这个话题。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提议。这种情况下,有没有可能说思科可以通过许可的方式获取华为全部的5G生产工艺以及软件?美国公司是否可以基于许可,使用华为技术建设美国的5G网络?这样一来,美国就不会担心华为监视美国了。

任正非:是的。也不一定是思科,亚马逊也很好,很有钱,苹果也可以。

5、托马斯·弗里德曼:很有趣。任先生,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提议。您之前在公开场合提出过这个提议吗?

任正非:现在我们两人谈,不就是公开场合吗?第一个提供给您。

托马斯·弗里德曼:您还没有跟任何美国公司谈过这个提议?

任正非:是的。

华为不会美国上市,只有员工能买自家股票

6、托马斯·弗里德曼:所以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是,您会考虑让华为在纽交所或者纳斯达克上市以解决透明度问题吗?

任正非:刚才我讲的,不是我们去美国做生意,是通过转让技术支持美国公司在美国做生意。这样我们提供了一个5G的基础平台以后,美国企业可以在这个技术上往6G奋斗。第二,美国可以修改5G平台,从而达到自己的安全保障。跳过5G,直接上6G是不会成功的,因为6G的毫米波发射范围太短,因此构建一个6G网很困难,而且是十年以后的事了。

托马斯·弗里德曼:有意思。如果亚马逊或微软想这样做,付华为许可费就可以?是这样吗?

任正非:是的。最好把我也买过去,希望我的工资比库克少一点就行,我对美国的高工资太羡慕了。

托马斯·弗里德曼:谈到这里,我刚好也在华为,有没有可能买一份华为股票?

任正非:不可能,因为您不是华为员工,只有华为员工才可以购买。但是我欢迎您入职华为。

美国不要抓着细枝末节想置华为于死地

7、托马斯·弗里德曼:听到一些传言,说华为在跟美国司法部沟通,通过和解的手段去解决历史上美国和华为之间的所有问题。想确认一下,历史上美国和华为之间有很多问题吗?有没有这样的沟通?

任正非:我没有听说,我们也不会主动去找美国政府,我们还是继续走法律程序。在这个过程中,如果美国真正有诚意主动找我们沟通,改变他们现在很无理的做法,我们是可以谈的。

8、托马斯·弗里德曼:您刚才提到,如果美国方面能够改变他们的无理做法,这块具体是指什么?哪些东西可以发生变化?

任正非:比如,美国不能抓住微末细节想置华为于死地,如果觉得我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带着诚意来讨论,双方做出一个合理的处理方案,我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

9、托马斯·弗里德曼:也就是说,这种条件下您愿意跟美国司法部来进行对话?

任正非:是的。

华为可帮美国节省2400亿美元5G建网成本

10、托马斯·弗里德曼:您女儿在加拿大被扣留?

任正非:我女儿是完全无罪的。

11、托马斯·弗里德曼:今天与华为同事交流了解到一点,如果华为能够通过市场竞争参与到5G网络建设,可以帮助美国节省2,400亿美元的5G建网成本。如果华为不能参与美国5G网络的竞争,美国会损失什么?

任正非:我刚才讲了,同意把5G技术转让给美国公司。那这2,400亿是由美国公司赚了,不是我们赚了。

少了美国公司支持,华为不会灭亡

12、托马斯·弗里德曼:如果美国说:“微软,你的Windows不能卖给华为。Google,你的安卓系统不能给华为的手机用。英特尔,你的芯片也不能给华为的手机用。”华为会怎么做?华为会破产吗?还是会选择开发自己的Windows系统、安卓系统和芯片?

任正非:不管谁不卖什么,都一定会有另外的替代产品产生。我们要相信人类不会灭亡的,在没有粮食吃的时候,人们吃野果、树皮,不也活过来了吗?

13、托马斯·弗里德曼:我觉得华为也不会死亡,会在危机中生存下去。

任正非:只要市场有需求,就会有替代品产生。

14、托马斯·弗里德曼:前面跟华为的同事交流,听华为的故事,包括听您的介绍,有一点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华为一路打拼来到顶端。

任正非:所以,我们本身一直就是伤痕累累,也不怕被再打击一下。

走在街上会被认出拍照,丝毫没有隐私

15、托马斯·弗里德曼:之前跟一些中国人聊天时,他们对华为充满了自豪感,您在中国是不是像摇滚明星一样,到街上、餐厅里大家都把你当明星看待,像乔布斯、比尔·盖茨一样?

任正非:其实我很可怜,上街会被别人拍照,缺少自由。我也不像外国明星一样有私人飞机,自己跑到哪里玩一玩,躲过公众的视野,我连喝咖啡的地方都没有。我害怕放假,没地方去,只能在家喝茶、看电视、睡觉,所以假期很难过。马上放中秋假了,不知道到哪里去。

16、托马斯·弗里德曼:您在街上被民众抓到的时候大家会对您说什么?

任正非:他们说想跟我拍张照,然后贴到网上去。所以,我一点隐私都没有,去哪里都有人知道,他们不只是满足于拍照,拍完还要贴到网上去。我就像一只“老鼠”一样,找不到“洞”钻进去。

华为下一个要攀登的大山是人工智能

17、托马斯·弗里德曼:随着摩尔定律趋近极限,华为要研究的下一个前沿领域是什么?是6G还是基础科学研究?您想要攀登的下一座大山是什么?

任正非:人工智能。

18、托马斯·弗里德曼:您能具体解释一下吗?为什么人工智能是华为要攀登的下一座大山?华为会怎么做?

任正非:我们是建设支撑人工智能的平台。

19、托马斯·弗里德曼:您说的平台是软件平台吗?

任正非:硬件和软件平台。我们的昇腾AI集群,1024节点,9月18日发布,这是目前全世界最大、最快的人工智能平台。我们不是自己来做人工智能的各种应用功能,我们是提供了一个平台来使能全社会的AI。

20、托马斯·弗里德曼:现在有没有华为的竞争对手也在做同样的快速AI引擎?华为在这个领域是后来者赶上还是引领者?

任正非:Google、英伟达都能做同样的事情,只是我们目前做得更好。

21、托马斯·弗里德曼:非常强有力的AI引擎未来十年将带来怎样的影响?社会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任正非:我们的生产线可以20秒下线一部高性能手机,生产线上基本不需要人工。如果你有时间,可以去参观一下。

22、托马斯·弗里德曼:未来呢?是不是两秒就产生一部手机出来。

任正非:未来更厉害,人工更少、生产更先进。但不会是两秒这么短时间。

托马斯·弗里德曼:不可思议。

华为不仅5G领先,6G同样领先

23、托马斯·弗里德曼:如果Google不把安卓卖或者许可给华为,微软不把Windows卖给华为,英特尔不把芯片卖给华为,对于这些工人和公司来说都不是件小事,将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任正非:对,财务会收缩。

24、托马斯·弗里德曼: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下一代技术,应该说都是华为现有业务版图下的自然延伸,有没有一些跟华为现在业务布局没有太直接关系的?

任正非:没有时间和资源去解决。现在我们要补美国实体清单给我们造成的创伤和洞,这是当务之急,而不是想去做其他什么事情。我们就像这架破飞机一样,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了,必须要把洞补好,否则就飞不回来了。

25、托马斯·弗里德曼:最后确认一下,与司法部的沟通,谈什么话题有限制吗?还是只要态度合适,华为什么都可以谈?

任正非:没有限制。

26、托马斯·弗里德曼:只要他们来的态度合适,什么话题都可以谈?

任正非:是的。美国的人工智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美国的超级计算机是世界最发达的,美国有超级数据存储能力,但是两者之间必须要有超速联接,如果走普通的“公路”,汽车到达时也没有用了。

27、托马斯·弗里德曼:这就是为什么要5G?

任正非:对。需要用光纤联接起来,需要用5G联接起来,这两者美国都非常短缺。美国寄希望于6G,华为的6G研究也领先世界,但我们认为6G在十年以后才可能正式投入使用。美国不应该错失这十年人工智能发展的机会,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是3-4个月翻一番,所以我们都要去追赶。可能赶到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但是人类社会不会因为我在不在而停下发展。

28、托马斯·弗里德曼:您的意思是说,如果美国不让华为进去,他们是跑不快的?

任正非: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