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徐直军回应芯片、造车热点:余承东想造车,但他只有一票

9月24日,在华为全联接2021期间,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媒体见面会上回应了华为近期的一系列热点话题,包括芯片问题、手机业务和云业务的情况、鸿蒙概念股炒作、车企“出卖灵魂”论等。

徐直军提及近期颇受关注的鸿蒙概念股。他说:“我看到有些鸿蒙概念股股价翻了好几倍,有些单独做鸿蒙软件的公司,我都不知道它怎么通过鸿蒙带来增长?大家要把眼睛擦亮一点。”

徐直军介绍。目前升级鸿蒙的手机用户已经超过1.2亿,保守目标是年底突破3亿。华为要把存量的手机,能升级到鸿蒙的都升级到鸿蒙。他还透露,除了鸿蒙系统外,华为未来还将重点打造欧拉系统。鸿蒙系统应用于智能终端、物联网终端、工业终端;欧拉定位为未来的数字基础设施操作系统,应用于服务器、边缘计算、云基础设施,以及支持嵌入式设备。

华为手机业务遭遇巨大困难,但不会出售

在美国芯片禁令的制裁下,华为的高端手机芯片面临缺货的困境,5G手机处于断货的状态,新近推出的手机也只有4G芯片可用。在“5G换机潮”当下,其手机业务压力可想而知。不久前,外界就有传言称华为计划出售手机业务。

此次,徐直军回应表示,华为的手机业务确实遭遇了巨大困难,但不会放弃手机业务,也不会出售手机业务。正努力解决困难,在适当的时候重回正轨,但这个过程“可能需要等几年”,“虽然很艰难,但至少要有梦想”。

受芯片供应影响,不仅手机业务面临困难和挑战,华为的服务器业务同样如此。据IDC的数据显示,2020年末,华为在全球服务器市场上以4.9%的份额排名第五,如今已经跌出前五。IDC《全球服务器季度跟踪报告》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华为服务器业务营收为37.85亿元,同比减少45.9%。

徐直军现场也确认了华为正在考虑出售X86服务器业务的消息,表示与潜在的投资者有接触,在进程中。困境之下,也有声音认为华为部分业务有独立上市的计划。徐直军在会上表示,华为云、数字能源等toB业务没有上市、剥离、出售计划。

“自从制裁以来,一直获取不到芯片,华为只能依靠库存来进行生产,目前还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华为也在努力解决芯片问题,但这需要中国的产业链共同努力和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此外,在汽车芯片供应上,徐直军向外界确认,供应商确实收到了汽车低端芯片的美国许可,主要是车BU的部件芯片。

回应造车问题称“余承东想造车,但他只有一票”

在华为消费者业务承压的情况下,华为的下一步行动是什么?除了持续发力云业务和企业业务,答案或许还藏在造车产业链的布局上,与车企联手打造一个新终端,新“华为手机”。

2020年,华为将智能汽车的投资管理合并到消费者业务,由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统一管理。要知道,正是余承东一手打造了华为手机,华为手机的模式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要复制到“造车”这件事情上。

而此前,华为内部也有声音支持造车。不过,华为已经明确“不造车,只会聚焦ICT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华为认为,产业界需要的不是华为品牌汽车,而是华为三十多年积累的ICT技术能力,来帮助车企造好面向未来的车,即为车企提供基于华为ICT能力的智能网联汽车部件。

而再度回应造车热点话题,徐直军透露:“余承东曾对这个决定表示不服,他可能就想造车,但他只有一票。对于华为高层团队而言,很清楚在求生阶段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徐直军表示:“未来汽车品牌能生存多少,谁知道。现在智能汽车就像智能手机早期,一脚踢过去一堆,未来有几个品牌存在也不知道。越是人人都造车的时候,越要冷静。”

此外,徐直军还回应了上汽董事长的车企“出卖灵魂”论。此前,上汽董事长表示拒绝华为的自动驾驶方案,称华为向车企提供全套解决方案是让车企“失去灵魂”的做法。徐直军表示,华为不需要所有的车企都信任,“我的大脑和灵魂也是有限的,不能为所有的车装上大脑,装上灵魂。”他说,与车企的合作,是需要华为批准的,选择自动驾驶伙伴也是会严格限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