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法案扭曲全球半导体供应链

无论“芯片+”法案还是“芯片联盟”,都治不了美国“芯病”。美国尝试用政治逻辑撕裂全球化市场布局,意图用抑制对手发展的手段来实现美国利益的最大化,行为逻辑不切实际且害人害己。

美国国会近日通过了“芯片和科学法案”。这项涉及2800亿美元拨款的法案也被称为“芯片+”(CHIPS-plus)法案,包括了美国参众两院筹划已久的527亿美元“芯片法案”、投资超过2000亿美元加强人工智能等技术领域研究以及其他技术研发活动。

在当前的全球产业格局中,半导体产业的战略性作用不言而喻。无论是汽车、手机还是军用武器,半导体芯片都是相关产业的关键元器件。因此,目前围绕半导体芯片的国际博弈日益加剧,美国希望通过规模前所未有的产业政策法案,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方式重塑以美国为核心的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供应链,从而加强美国的产业和技术优势,以对抗和遏制中国半导体产业的迅速崛起。

“芯片+”法案的出台是这一战略的具体体现。本质上来说,“芯片+”法案是用大量财政补贴和税收减免的方式提高美国国内的芯片制造产能以及技术研发能力,同时试图通过排他性的“地缘政治条款”让国际芯片巨头企业选边站队,从而起到限制中国芯片制造业发展的作用。

从具体法案内容来看,“芯片+”法案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原“芯片法案”的527亿美元预算将大部分拨给美国芯片制造商,供它们建设工厂生产芯片组件等,同时还提供为期4年的减免25%税收政策,此外也包括拨款5亿美元用于国际间安全通信计划、拨款2亿美元用于工人培训等计划;二是剩余超过2000亿美元的预算将用于资助“研究与创新”,比如在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量子计算等关键领域的研究投入约2000亿美元,同时投入100亿美元在全国建立20个“区域技术中心”,投入数十亿美元促进基础研究及先进半导体制造能力等。

“芯片+”法案擘画出一幅美国重振半导体产业的宏伟蓝图,但围绕法案的讨论在美国国内产生了巨大争议。

众所周知,美国经常以他国政府出台产业政策补贴某一行业来“制造不公平竞争”为由抨击其他国家行为、制裁具体企业,而如今美国又以更加来势汹汹的产业政策破坏国际供应链和产业链的市场合作网络,强调技术竞争层面的“美国优先”。《纽约时报》称,这项2800亿美元的庞大法案是“数十年来美国政府对产业政策的最重大干预”。不少学者和经济学家指出,这种政府大规模干预产业的行为不符合美国多年来坚持的市场理念,违背了基本的市场规律,美国政府的做法只会使得少数大公司获利。比如参议员桑德斯就认为,“让我们重建美国的芯片产业,但是是以造福于整个社会的方式,而不仅是使少数富有的公司获益”。也有批评人士认为该法案是“《美国创新及竞争法案》的僵尸版”,即借“对抗中国”之名在法案中夹带“私货”、索要各种名目的拨款。

从目前法案的整体规划而言,“芯片+”法案难以实现重塑以美国为中心的产业体系。有研究指出,美国建立完全自给自足的本地半导体供应链需要至少1万亿美元的前期投资,而“芯片法案”直接投向制造领域的500多亿美元预算对半导体行业而言可谓杯水车薪,同时,投资分散到五年,政府补贴不足以弥补产业回流美国给企业带来的额外巨大成本,其投资的整体影响和有效性引发专业领域的争议和讨论。

“芯片+”法案将加剧全球技术地缘竞争,进一步扭曲全球半导体供应链,撕裂全球市场网络。比如,以“享受美方补贴则10年内不得在中国开厂”的护栏条款来迫使美国企业回迁产业链,部分条款限制有关半导体企业不能向中国这个全球最大市场销售芯片,中国再也不能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购买先进芯片,将对全球市场产生“负外部性”溢出效应。据波士顿咨询公司等机构估计,如果华盛顿采取对华“技术硬脱钩”政策,可能会损害一些美国半导体企业的利益,这或将使它们丧失18%的全球市场份额和37%的收入,并减少1.5万个至4万个高技能工作岗位。

将深度融合的全球产业链硬性切割也会带来严重后果。目前全球电子消费市场复苏乏力,高端芯片需求转弱,多家龙头企业都在降低产能应对市场下行趋势,此时美国差异化的产业政策却反其道而行之,更会加剧芯片领域的产能过剩问题,扰乱国际贸易。除此之外,美国还通过多重手段积极打造“芯片联盟”,网罗美国、韩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半导体龙头企业,意在组建全球半导体产业的“排华小圈子”。

自2018年以来,美国对中国半导体产业“卡脖子”的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但这些手段并没有成功遏制中国半导体制造业的发展,反而有效促进了相关产业的迅速成长。从半导体产业分布来看,中国半导体已经形成四大产业集聚区,分别是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地区、以北京为中心的环渤海地区、以深圳为中心的泛珠三角地区和以武汉、成都为代表的中西部地区。在过去四个季度中,世界上增长最快的20家芯片行业公司中有19家为中国企业。中国企业在半导体领域的快速发展,夯实了中国芯片产业的“内功”。

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是当前各国高度关注的全球性问题。当前形势下,加强半导体产业链供应链开放合作、防止碎片化,有利于有关各方,也有利于整个世界。美国振兴半导体产业的政策实施应符合世贸组织相关规则,符合公开、透明、非歧视的原则,这有利于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

无论“芯片+”法案还是“芯片联盟”,都治不了美国“芯病”。美国尝试用政治逻辑撕裂全球化市场布局,意图用抑制对手发展的手段来实现美国利益的最大化,行为逻辑不切实际且害人害己。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国有能力采取有力措施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如果美国依然执迷不悟,最终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中国刚刚发射了什么?神秘机型从未公开,专家:只有中美掌握

据新华网消息,近日,我国在西北大漠深处使用长征2F运载火箭发射了一型可重复使用的试验航天器。这种可以在太空轨道上进行多种在轨服务的新型神秘航天器,可以为我国国家安全和和平利用太空提供战略技术保障和能力支撑,而且将在未来测试在轨运行,进行一系列技术验证和测试,在完成任务后,该航天器还能自主返回国内预定着陆场,等待下一次发射任务。

这一消息立即引起了境外媒体的高度关注,在此之前,我国航天科技集团就曾经在官方媒体上披露,正在联合研制一种可重复使用运载器,随后这种航天器在2020年进行了首次发射,这次发射标志着我国成为世界上唯二掌握该项技术的国家。外国媒体分析认为,中国发射的新型可重复使用航天器与美军X-37B飞行器类似。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已有公开报道,但是我国的可重复使用航天器却从未公开,显得十分神秘。

外国媒体认为,中国发射的新型航天飞行器气动外形与美国载人航天飞机相似,但整体尺寸远小于后者,可携带有效载荷相关较少,但由于该飞行器不载人所以其可执行的任务则更加丰富。中国新型航天飞行器由于采用了小翼展设计,所以给滑行和水平着陆提高了难度,为此该型飞行器增大了襟翼相对面积,采用了与X-37B类似的全动倾斜V形尾翼布局,这一设计的初衷也与美军的X-37B类似,就是改善飞行器偏航和控制性能,从而适应重复起降要求。

(中国可重复使用航天器猜想图)

分析认为,中国的新型航天飞行器发射流程与卫星基本一致,采用成本较低的运载火箭顶推式垂直起飞、两级入轨模式。由于飞行器内置于超大尺寸的整流罩内,安全性好,可快速执行飞行任务。分析认为,中国的新型航天飞行器可能采用了全新的三轴稳定技术,在飞行器头部和尾部都安装有姿态控制发动机群,可实现灵活的轨道交会和接近操作能力。

这就意味着新型航天飞行器具备在轨操作、释放或抓取卫星的能力。也可以对特定目标卫星进行抵近侦察和观测,又或者可以对非合作航天目标实施跟踪、摘除、抓回动作,还可以根据任务的不同,携带不同任务载荷,例如对地观测任务可以携带大型侦察设备等等。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发射的新型航天飞行器不仅仅是可重复使用的天地往返装置,它比一般卫星具有更快的轨道机动能力、能随时选择再入降落、可维修性强等优势。同时,还是理想的空间技术试验和操作平台,能够进行有效载荷和卫星的空间布设,具备空间加注燃料、在轨维护维修、轨道碎片清理、非合作目标捕获和回收等能力,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这必将大大增强中国探索宇宙、和平利用外太空的能力。

宇航员头盔进水,NASA叫停国际空间站所有太空行走任务

IT之家 8 月 6 日消息,据 CNN 报道,一名宇航员在空间站外工作时头盔进水后,出于安全性考虑,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暂停了国际空间站所有太空行走的任务。

据悉,NASA 现在使用的宇航服已经有 40 多年,人们对其安全性产生担忧,这也并不是宇航员头盔第一次进水,此类事故在 3 月份的舱外活动中也发生过,此外在 2013 年,欧洲航天局宇航员卢卡・帕尔米塔诺由于头盔内进入 1.5 升的水,导致呼吸困难,被迫提前结束了太空行走任务。

多年来,漏水一直是该宇航服存在的一个间歇性问题,人们认为这证明其已经接近其使用寿命。

IT之家了解到,2019 年 NASA 推出了新宇航服,并用于该机构即将进行的阿尔忒弥斯(Artemis)登月任务,但因资金短缺推迟了新宇航服的部署,目前 NASA 希望现役舱外宇航服的使用寿命延长到 2028 年。

鸿蒙“支点”:华为“超级终端”跨上新战车

 

7月27日,华为通过发布会正式推出其终端操作系统最新版本HarmonyOS 3。一并推出的还有一批最新硬件产品,既包括笔记本电脑、耳机、智慧屏、手表等传统品类,也有新加入全场景家族的打印机PixLab V1。发布会现场还透露,华为与合作方小康股份联合研发的首款纯电车型AITO问界M5 EV将于9月正式发布。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2021年6月2日,华为正式发布HarmonyOS 2,开启手机设备升级适配,该版本在内部被视作“里程碑”。目前,搭载HarmonyOS 2的华为设备已超过3亿台。HarmonyOS 3进一步改善设备之间的交互体验,更多终端能够作为“超级终端”的中心设备。HarmonyOS 3将于9月启动规模升级。

硬件可协同设备至12款

鸿蒙操作系统HarmonyOS正式发布于2019年8月9日。这是一款面向物联网的操作系统,全栈解耦的架构区别于安卓和iOS系统,使得鸿蒙系统既可应用在手机端,也能够搭载在手表、笔记本等其他硬件设备上,实现硬件之间的互联和控制。

2021年6月2日,华为发布可面向市场的版本HarmonyOS 2,这个版本开启了手机系统的升级适配。一个月后,3000万台华为终端设备完成适配。

记者了解到,“超级终端”是鸿蒙系统主打概念之一。HarmonyOS 2拥有统一控制中心,通过“一拉即合”的操作,实现设备间连接协同,但HarmonyOS 2支持的协同设备较为有限。

据介绍,此次发布的HarmonyOS 3将支持设备7款扩至12款:手机、平板、PC、智慧屏、音箱、耳机、手表、墨水平板、显示器、打印机、智能眼镜、车机。其中,平板、PC、智慧屏、手表等主要带屏设备支持作为超级终端的中心设备。例如,在运动场景,手表可以相对实用地作为中心设备,与手机、耳机、运动器械、智慧屏联动。

针对设备间的协同,HarmonyOS 3同时调整了多设备通信和网络共享方式。手机的蜂窝能力将可以开放给平板,使平板具备电话、短信和上网功能。打印机与手机连接后,可完成对手机照片、文件的打印。

针对手机设备,HarmonyOS 3在手机桌面排布方式上,提供给用户更多自主选择的机会。此外,HarmonyOS 3改进了内存管理技术,统一调度内存空间。相比上一代,搭载HarmonyOS 3的P50 Pro应用启动速度提升7%,滑动流畅性能提升18%,TOP应用操作响应速度提升14%。

据悉,在隐私安全方面,HarmonyOS 3在敏感权限访问、识别恶意应用、设备安全状态等方面相比上一代有所改进,用户分享图片时可隐藏图片拍摄数据。在针对视障、听障人群的信息无障碍建设方面,HarmonyOS 3进一步改进图像识别、出行辅助、拍照辅助、AI字幕等功能。

智选模式提高了话语权?

记者注意到,在经历了7月上旬汽车业内关于华为增程动力技术的效用争议后,7月27日,华为公布首款纯电车型AITO问界M5 EV,并在华为商城开启预订。

据了解,2021年,华为作为供应商身份参与的极狐阿尔法S(4月17日)、赛力斯SF5(4月19日)、AITO问界M5(12月23日)先后亮相。

AITO问界是小康股份和华为联合设计的汽车品牌,定位于高端新能源汽车。

问界M5是首款搭载鸿蒙座舱的车型,使用华为DriveONE纯电驱增程平台。2022年3月5日,开始向车主交付。上市87天,累计交付过万台。7月4日,华为推出大型SUV问界M7,72小时内,订单量超过6万台。M5 EV将在9月发布。AITO 品牌产品矩阵已扩至这三个系列。

汽车行业分析师朱自清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华为汽车业务与主机厂合作开发新车型的模式主要有三种:零部件供应商(鸿蒙系统、车机系统、电机等)、Huawei Inside(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华为智选(既作为供应商,同时作为经销商为车企卖车)。三种模式中,华为的参与深度依次增强。

朱自清表示,今年华为在汽车市场上的重要角色变化,呈现在推出了车型开发过程中参与程度更深的华为智选模式。

记者了解到,问界系列属于华为智选,而与北汽合作的极狐阿尔法S属于第二种智能汽车解决方案。7月,华为与北汽的合作也有了更多进展。

7月16日,纯电轿车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正式向用户交付,首款搭载华为HI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新车共推出2款车型,售价分别为39.79万元和42.99万元。

7月28日,北汽的燃油SUV“魔方”上市,推出6款车型,售价在9.99万元至15.39万元,搭载鸿蒙座舱。

北汽新能源董事长刘宇近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评价说,极狐应该是以高速移动空间为产品主打。“应用鸿蒙系统,基于鸿蒙系统之后的二次开发,基于开快车的状态和使用自动驾驶的二次开发,是极狐品牌看重的。”

朱自清表示:“华为智选模式中,从产品定义、设计、销售等层面,华为都深度参与,对产品的话语权得到提升。随着问界系列车型的市场口碑持续上升,加之华为体验店直接销售的营销模式及华为的市场号召力,使新能源车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华为智选打造的产品也越来越对友商形成竞争压力。”

寻找新收入空间

据了解,2021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实现销售收入2434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49.6%。2022年4月20日,华为将消费者业务更名为华为终端,传统的“1+8+N”的战略发生变化,转而形成To B和To C兼具的模式。

主流市场观点认为,如今在国内,手机市场的渗透率已经很高,但汽车整车市场作为万亿级的市场,正在经历向智能化、电动化的变革。

根据Counterpoint Research在7月27日的发文,2022年第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降14.2%,创下新低,销量不及2016年第四季度历史销量峰值的一半。上一次销量低于该季度销量是在近十年前的2012年第四季度,彼时iPhone 5刚刚发布。

在今年第二季度的国内智能手机市场,vivo 以19.8%的份额保持第一,荣耀以18.3%的份额上升为第二,随后是OPPO(17.9%)、苹果(15.5%)、小米(14.9%)。华为位居第六位,份额6.9%,去年同期为9.5%。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开数据,2021年国内汽车销量2627.5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销售完成352.1万辆。

尽管华为方面一再表明,对汽车业务的定位是不造车,助力客户造好车,做增量零部件供应商,但这一态度还是难以平息市场上关于华为造车的猜测。

朱自清直言,华为参与汽车市场的优势是智能化等相关技术水平较高,叠加品牌号召力,劣势是缺乏造车经验。为了弥补手机业务下滑的空缺,未来华为亲自下场造车的可能性较大。

“我认为,华为的思路是先通过与车企合作,提升参与深度,不断弥补造车经验不足的劣势,加深对汽车行业的理解,同时赋予自主研发汽车的智能化灵魂,最终打造出高品质的智能电动车产品。”朱自清说。

向车企“取经验”之说,得到了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的支持,但在张翔看来,这样做也存在目前难取得一线车企信任度的“苦衷”。

张翔表示,并非所有的车企都接纳华为作为供应商。上汽董事长陈虹去年表态,不考虑跟华为在自动驾驶这种核心技术上展开合作。“所以华为走了一条‘曲线救国’的道路。”

张翔说,华为当前在汽车市场的路径,看起来主要是与二三线车企合作,目前主要是北汽、长安、小康这三家。张翔表示,在今年6月,M5实现销量7021辆,在由传统车企孵化的造车新势力中排在前列,一定程度上搅动了市场。他认为,可投入的资金体量、品牌知名度、智选模式,形成华为参与该市场的一些区别点。

记者了解到,华为消费者业务更名之后,除了向大众消费者提供消费级产品外,未来还计划面向政府与企业客户提供商用级产品,重点为政府、教育、医疗、能源、制造、交通、金融等七个行业提供商用办公解决方案。

据公开信息,政府和各类企业存在的对终端设备进行多维度管理和定制化需求,为平板、智慧屏、穿戴等产品提供了出售可能。华为同时提供定制品牌Logo、设置、桌面,开放了外设能力、SDK(软件开发工具包),以及行业系统对接能力。

HEM(HUAWEI Enterprise Manager)是华为终端云服务为企业客户提供的全场景智能设备管控解决方案,支持内容管理、设备管控、应用管控、安全管控、网络管控和数据保护,覆盖华为手机、笔记本、平板、智慧屏、穿戴设备等多品类终端设备,实现自动化设备部署。

去年,华为通过收购深圳讯联智付取得支付牌照。据介绍,华为面向政企、中小企业客户已可提供定制化的支付解决方案,具体包含支付、资金管理、清算、账户管理在内的支付产品和服务,覆盖多系统、多终端设备。

华为终端在B端的收入能力如何,有待时间来回答。值得注意的是,鸿蒙在以手机设备为核心的终端市场,依然需要鏖战。据今年7月27日官方数据,搭载鸿蒙系统的华为设备数已过3亿台。

“超级终端”概念新颖,呈现着物联网的能力。面向消费端,如何让消费者理解、接受,从而形成独特的卖点?本报记者此前向华为内部人士了解对这方面的考虑,其表示,华为尝试通过“一拉即合”的操作来尽量模拟物理世界,以通过直观交互,将复杂的分布式能力让消费者体验到。

互联网建议取消闰秒 但地球正在越转越快

在过去的几年里,时间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模糊。你可以理解为,日子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流逝。根据科学家的说法,这种观点并没有错。6月29日,午夜比预期早到了1.59毫秒。这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最短的一天,至少是自20世纪60年代科学家开始用原子钟追踪地球自转的速度以来。

这也不是一个一次性的事件。2020年,地球上出现了当时有史以来最短的28天。而就在上周,在7月26日,一天的时间比平时少了1.5毫秒。”自2016年以来,地球开始加速,”莫斯科国立罗蒙诺索夫大学的研究员Leonid Zotov告诉CBS新闻。”今年它的旋转速度比2021年和2020年更快。”

自地球形成以来,日子已经变得更长了。正如《卫报》所指出的,大约14亿年前,地球自转一圈需要不到19小时。日子平均每年变长约七万四千分之一秒。但是,地球的自转可以每天都有波动。

科学家们认为,有许多因素可能影响地球的自转,包括地震、厄尔尼诺年的强风、冰帽的融化和再冻结、月球和气候。一些人认为所谓的 “钱德勒摇摆 “也可能对自转产生影响。正如《今日美国》所说,这种现象是 “地球的旋转点相对于固体地球的小而不规则的偏差”。

为了解释天长地久的波动,自1972年以来,偶尔会出现闰秒–在协调世界时中增加一秒。如果目前白昼缩短的趋势继续下去,有可能需要一个负的闰秒,以保持时钟与地球的旋转一致。这样一来,协调世界时就会跳过一秒。

闰秒已经对超精密系统造成了破坏。就在上周,Meta公司呼吁终止闰秒,在过去十年中,闰秒已经导致Reddit和Cloudflare公司出现故障。负的闰秒可能会导致更多的混乱。

“Meta公司的工程师Oleg Obleukhov和Ahmad Byagowi在一篇博文中写道:”随着地球自转模式的改变,我们很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得到一个负闰秒。”负闰秒的影响从未进行过大规模的测试;它可能对依赖计时器或调度器的软件产生破坏性的影响”。

少年的设想上太空 上海首颗科普教育卫星发射

新华社客户端上海8月5日电 (记者 黄安琪)4日,上海首颗科普教育卫星“闵行少年星”搭载CZ-4B运载火箭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发射成功。目前,“闵行少年星”已进入既定轨道,太阳能帆板正常展开,卫星姿态稳定、遥测遥控及各项功能正常,即将开展在轨测试工作。

据悉,这颗卫星搭载了上海闵行学子送给太空的礼物和“巡天”“探地”载荷。“闵行少年星”的发射,意味着青少年有机会在上海航天专业科研人员的带领下,与太空“对话”,开展一场面向未来的天地一体化应用场景创新尝试。

2021年5月,“闵行少年星”计划正式启动,由闵行区教育局与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携手,组织闵行区中小幼学生共同参与卫星设计、研制、搭载、发射等航天系列科学研究与工程实践,通过探星、创星、造星、亮星、发星、用星六个环节推进实施。

从学生中征集到376条“太空天籁之声”、2285幅“太空创意画”、6116个卫星名称、544个卫星表面涂装方案、300余份卫星载荷方案……专家们从科学性、可行性和趣味性等角度综合评审后选定4个载荷方案与部分学生声音、画作跟随卫星进入太空。

一个“太空礼物”,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实验小学学生曾榕雨《上海非遗“石库门的奥秘”》被采纳;一个“巡天”方案,北桥中学奚玥瑶《月球自转与公转》被采纳;两个“探地”方案,星河湾校学生吕文渊《基于微纳卫星系统的温室气体监测》和闵行中学学生戴昕妍《通过卫星观察大气层二氧化碳的变化分析温室效应的程度》被选用。

据介绍,卫星在轨运行期间,学生可通过卫星测控站与卫星互动,接收并播放来自卫星传回的天籁童声和作品。“闵行少年星”还将从万里星河传输回相关数据,不仅用于分析温室效应的程度及成因,还将指导学生开展测控模拟、测控演练等航天科普活动。

位于闵行区的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是中国运载火箭与应用卫星的主要研制基地之一。从区域优势出发,近年来闵行区各所学校持续推进航天科普创新活动,通过“航天进校园”等系列活动在学生中普及航天知识,让航天梦想渐渐在孩子们心中生根、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