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Mate50系列发布在即:预约量破百万,与iPhone 14“贴身肉搏”?

手机市场寒冬中,华为Mate系列回归。

9月6日,华为将召开Mate50系列及全场景新品秋季发布会。最新数据显示,华为官网Mate50系列预约量已经达到116万。

这也是时隔两年后,华为高端旗舰手机产品线Mate系列再次迎来更新。此前在2020年10月,华为推出Mate40系列新机。因芯片等零部件获取受限,Mate系列在2021年停更。

前不久,华为Mate50系列三款机型在工信部官网公示,型号分别为BNE-AL00、DCO-AL00、CET-AL00,预计分别对应Mate50、Mate50 Pro、Mate50 RS保时捷设计版。认证信息显示,新机搭载HarmonyOS操作系统,不支持5G网络。

据数码博主“数码闲聊站”透露,Mate50 E将搭载骁龙778G 4G处理器,而Mate50和Mate50 Pro则为骁龙8 4G处理器。

巧合的是,在华为发布Mate50系列新机后两天,苹果也将于9月8日凌晨1点举行秋季发布会,预计会推出iPhone 14系列新机。届时,Mate50系列与iPhone 14系列也将“贴身肉搏”。

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表示,高端产品是现在手机品牌的出路,如果华为Mate50反应好的话,对其他国内高端手机市场应该会有鼓舞效果,有利于降低消费电子市场下行周期的影响。

受疫情封控、通货膨胀、战争等因素影响,今年以来手机出货量表现低迷。从国内市场来看,信通院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34亿部,同比下降21.7%。Counterpoint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销量在2022 年第二季度创下新低,上一次出现低于本季度的销量数据是在近十年前的2012年第四季度。

市场萎靡之际,以苹果为代表的高端品牌展示出强大的抗风险能力。IDC数据显示,二季度苹果国内手机出货量同比增0.1%,而vivo\OPPO\Xiaomi下滑幅度超20%。

目前,在国内高端市场苹果“一家独大”,华为在二季度400美金以上高端市场占比低于10%。在供应受限的情况下,华为Mate系列的回归,更多还是为了提振品牌声量,改变市场格局的可能性较小。

蔚来称已就做空报告完成独立内部调查,相关指控均无事实依据

8月26日消息,蔚来港交所发布公告称,针对有关卖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 LLC(灰熊研究)于今年6月28日发布的卖空报告,独立内部调查已实质性完成。基于调查结果,独立委员会得出结论,卖空报告相关指控均无事实依据。

此前灰熊研究发布报告称,蔚来利用一家未纳入合并报表的关联方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下称武汉蔚能)夸大收入和盈利能力。报告称,在截至2021年9月的九个月内,武汉蔚能将蔚来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夸大了10%和95%,即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虚增了26.17亿元人民币和17.77亿元人民币。

具体而言,该机构发现,蔚来在其2021财年的盈利增长中至少有60%归因于蔚能。通过将销售负担转移给蔚能,蔚来得以实现收入增长的提速。蔚能允许蔚来排除销售周期的影响并立刻确认收入,从而成为了蔚来粉饰业绩报表的帮凶。

7月11日,蔚来称决定成立由独立董事李廷斌、吴海及龙宇组成的独立委员会,旨在监督就灰熊研究卖空报告中相关指控开展的独立调查工作。独立委员会已聘请独立专业顾问协助独立调查,包括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及一家知名法务会计师事务所。

环保升级?库克称苹果目标是不再消耗地球上的资源来制造产品

近期,苹果正式宣布了将在北京时间9月8日举行2022年秋季发布会,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而近几年来苹果的一些环保举措也引起不少网友讨论。

昨日,苹果CEO蒂姆・库克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讨论了苹果在创新、环保和保护用户隐私方面的工作。

库克表示,通过环保的方式来生产制造产品对苹果而言非常重要,无论是使用环保材料,还是将材料进行循环利用,苹果都希望让地球变得更好。

库克还称,苹果公司本身已经实现了碳中和,但苹果希望到2030年,苹果公司的供应链企业也能实现碳中和。苹果的长期目标是不再消耗地球上的任何资源来制造产品,并且苹果坚信这一点能够实现。

据了解,早在去年的11月,苹果宣布将推出自助维修计划,向用户出售正品配件和工具,库克对此表示,为了满足用户想要更耐用的产品的需求,苹果在尽可能的制造能够长时间使用的产品,但不可避免的是,仍有用户需要维修产品,为了让用户拥有更方便快捷的维修体验,苹果已经增加了数以千计的维修店。除此之外,苹果推出了自助维修计划,提供配件让业余爱好者和维修人员可以自己完成维修。

据媒体之前报道,苹果于今年4月份发布的环保成绩单显示,通过淘汰包覆在iPhone盒体的塑料膜,苹果减少了600吨塑料用量,通过不再随附充电器,苹果估计已节省55万吨的铜、锡和锌矿石,在iPhone 13系列中,苹果将100%再生金用于主板镀层和前后摄像头的排线,100%再生锡用于主板焊料。

当然这一系列的举措也引来不少讨论,不少网友和消费者认为苹果此举是在变相提高销售的价格,让用户来支付苹果环保举措的一系列费用。

苹果将在下月月初推出iPhone 14系列,随着时间的推进,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消息曝光,感兴趣的消费者可以保持关注。

微软与字节跳动达成合作:将合作深挖AI技术

近日,Ray Summit 2022年度峰会在旧金山举行,会上,微软与TikTok(抖音海外版)母公司字节跳动正式达成合作协议。

据悉,字节与微软达成合作协议后,将联手合作开发人工智能,以帮助企业更高效的使用AI应用程序。

字节的软件工程师单佳欣与微软的首席软件工程师Ali Kanso均出席了此次峰会,并与数据科学家、机器学习专家和其他对使用名为Ray的开源软件构建大型应用感兴趣的开发者讨论了他们的项目进展。

据介绍,该项目名为KubeRay,能够基于分布式计算,在多台计算机上运行AI软件,这有助于提升软件的运行效率。

从领英信息来看,单佳欣在加入字节跳动前曾就职于亚马逊云服务部门AWS,担任软件工程师,目前身处西雅图,与微软总部相距不远。

而Ali Kanso也表示,虽然和单佳欣不在同一公司,但每周都会见面,同步合作项目进度。

美团既要、又要、还要

互联网大厂中,美团一定不是最艰难的,却是最焦虑的。

为了兼顾互联网平台的公共性,美团不得不降低商户的抽佣率,还要保障外卖骑手的权益和报酬,外卖作为核心业务却无法提高盈利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公司仍要想办法谋求业务盈利,于是只能提高零售业务毛利率、降低销售和营销投入,导致对用户的吸引力下降,今年二季度用户流失820万,多项运营指标及收入增速降至202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互联网监管以及美团自身业务发展等原因,导致美团股价承压。红杉减持之后,传言第一大股东腾讯也要清仓式减持,美团如何应对?

这是一家对逆境认识得足够充分的企业,在任正非把寒气传给每个人之前,王兴已经预言式地传播了那句“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饶是如此,美团也无法做到既要、又要、还要。

费率降了吗?

有关部门多次督促外卖平台保障骑手权益之后,今年2月,十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出“引导外卖等互联网平台企业进一步下调餐饮业商户服务费标准”。

在随后的美团2021年业绩电话会议上,王兴重申,继续扶持商家,同时照顾好外卖小哥。

近几年,美团外卖业务发展迅猛,公司通过不断提高抽佣率来提升外卖业务的经营利润率。但是,平台上的商家没挣到钱,外卖骑手困在系统中,全行业苦美团久矣,这才迎来了监管的敲打。

半年过去了,美团降费率的成效如何?

今年二季度开始,美团调整了业务结构,不再单列外卖业务的运营指标和业绩数据。不过,2022年Q2,公司配送服务的收入增速远高于佣金和在线营销服务的收入增速,费率应该还是得到了控制。

一些核心商家的经营数据,也从侧面佐证了这一结论。中式连锁快餐巨头乡村基,2022年前5个月,外卖收入5.99亿元,外卖服务费1.47亿元,费率24.60%,较上年同期下降了1个百分点。

近几年,餐饮外卖一直是美团的第一大业务。但是,商户与骑手直接关系到消费和就业,这个互联网平台的公共属性,决定了公司很难从外卖业务上继续提升盈利水平。

于是,美团不得不调整自己的策略,去年将Food+Platform升级为零售+科技战略,进一步拓展至更广泛的零售领域。

今年,进一步调整架构,将公司分为核心本地商业和新业务两大板块。核心本地商业包括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旅游与民宿交通、美团闪购,这些都是商业模式成熟、已经拥有盈利空间的业务;新业务包括美团优选、美团买菜、餐饮供应链(快驴)、网约车、共享单车、充电宝、餐厅管理系统等。

之前,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是美团的基本盘,餐饮外卖业务是增长点,新业务代表了未来的发展方向。现在,核心本地商业是成熟的果子,新业务则是等待孵化的种子。

这一轮调整之后,美团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亏少了,也变慢了

2022年上半年,美团-W(03690.HK)收入972.07亿元,同比增长20.3%,净亏损68.19亿元,亏损额较上年同期大幅缩小。特别是二季度,亏损额仅为上年同期的三分之一,减亏效果明显。

由于餐饮外卖、美团闪购及商品零售业务的毛利率提升,公司整体毛利率得以改善,2022年Q2达到30.6%,同比提升2.0个百分点,环比提升了7.4个百分点。

同时,美团压低了费用率,特别是销售费用。今年二季度,公司销售及营销开支89.86亿元,同比下降17.2%,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从24.8%降至17.6%。而在一季度,公司的销售及营销开支还同比增长26.4%。

不过,提高毛利、控制费用降低亏损额带来的直接影响,便是美团降速。

此前多年,持续烧钱的策略之下,美团用户规模高速增长。其年度交易用户数目,2017年底3亿、2018年底4亿、2019年底4.5亿、2020年底5.1亿,2021年Q2开始突破6亿并在2022年Q1达到6.929亿的巅峰。

之后,这个持续增长的趋势,在本季度被打断了。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12个月,公司交易用户数目6.847亿,较截至3月31日的12个月少了820万。

同时,每位交易用户平均每年交易笔数、实时配送(包含外卖和闪购)交易笔数等关键运营指标的增长率,均降至2021年以来的最低点。

关键指标全线降速,公司收入增速再度下滑。2022年Q2,公司收入509.39亿元,同比增长16.4%。2021年Q1-2022年Q1,公司收入增速分别为120.9%、77.0%、37.9%、30.6%、25.0%。

股价黑天鹅盘旋

互联网监管、科技股神话动摇以及美团自身的业务困境,让公司在二级市场持续承压。

美团-W股价2021年2月创下460港元/股的最高纪录后,一路跌宕,8月26日报收181.9港元/股,市值从2.85亿港元跌至现在的1.13万亿港元。

美团的价值核心,是近7亿本地生活用户,是公司在零售和科技领域广泛而长远的布局,其未来最大的看点,其实还是不断突破边界的可能性。

王兴的“边界论”认为,只要坐拥海量用户,就可以不断地进行业务的多元化。“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相对于同等级的京东、拼多多、滴滴,美团的业务依赖线下地推,再加上生活习惯差异,更不适合出海。所以,公司便只能集中中国市场,围绕同一群用户,把他们的衣食住行全都互联网化。

除了我们最熟悉的外卖、团购、酒店、买菜之外,连干洗这个细分需求,都被美团改写了规则。以前,都是去干洗店充卡,现在,只需要打开美团,就可以匹配门店,距离远的就快递收寄,价格甚至比VIP更优惠。

不过,反垄断、互联网监管以及巨头们普遍收缩之后的核心业务竞争,都在给王兴的无边界设限。

长期的风险之外,短期来看,美团股价最大的压力,是腾讯施加的。

8月16日,市场传言腾讯将分批清仓式减持美团股份。受此影响,公司股价大跌9%以上。

去年年底腾讯以分红的形式清空所持京东股份,并在最近的一年时间大规模减持各类股权资产,上述流言在资本市场的接受程度很高。

同时,腾讯利润大幅缩水,有着非常迫切的补血需求。持有股份较多、整体价值较高的美团,看起来像是最好的选择。

更关键的是,如果腾讯真有这种意向,美团几乎没有谈判的筹码。腾讯离得开美团们,但小弟们离不大哥。就算减持,业务还是照做。

美团现在需要祈祷的是,盘旋头顶的黑天鹅,不要变成灰犀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