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凡面临新难题:手下大将离职,海外亏损扩大52%,拼多多还来了

9月2日消息,据《中国企业家》报道,阿里巴巴海外数字商业板块CTO,同时兼任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基础平台中心总经理汤兴(花名:平畴)已离职。接近汤兴人士透露,汤兴离职为个人原因,后续或将创业。对于此次离职,汤兴本人并未表态。

汤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拥有数学博士学位及经济管理第二学士学位,曾任谷歌上海研发中心技术总监,全面负责谷歌视频搜索业务及参与YouTube视频搜索服务的研发,2012年3月,汤兴出任爱奇艺CTO,负责技术产品工作。六年里,他将爱奇艺技术产品中心从100人带到了3000人,被评价为“最棒的CTO”。

汤兴于2019年8月加入阿里。并在当年双十一担任技术总指挥,同时带领团队实现了核心交易系统100%上云。2020年12月,阿里巴巴发布内部信表示,汤兴将全面负责淘系用户产品与技术,向时任淘宝、天猫、阿里妈妈总裁的蒋凡汇报。

一年后,戴珊接管包括淘宝天猫在内的国内商业板块,蒋凡被调任海外,汤兴也以阿里巴巴海外数字商业板块CTO的身份跟随。据了解,在阿里内部,汤兴和凯夫、吹雪、家洛被并称为“大淘宝四大金刚”。那次调整,除了汤兴之外,一同前往海外数字商业板块的还有凯夫,他长期领导淘宝商家与行业线,其直接汇报对象也一直为蒋凡。

调往海外仅8个月后,汤兴就被曝出离职的消息。随后,阿里巴巴集团市场负责人王宇在脉脉实名辟谣澄清其为“不实消息”。不过,今年8月,汤兴离职的消息得到了阿里多位内部人士确认。

蒋凡接任海外市场后一直“出师不利”。

2022年8月4日,阿里巴巴发布了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2023财年第一季度及2022财年财报。6月份,国际商业分部的收入同比仅增长2%至155亿元,占总收入比例为7%。在收入微涨的前提下,亏损却同比扩大了52%至15.7亿元。

与此同时,阿里的海外业务还在发生着高管变动。今年6月,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任命董铮(James Dong)为Lazada集团CEO,同时兼任Lazada印尼CEO,替代原CEO李纯。

与此同时,阿里海外板块还面临着来自老对手的竞争。近日,拼多多也在筹备上线跨境电商平台。据报道,拼多多的跨境电商平台暂定名为“Temu”,首站将面向北美市场。

中兴通讯、苹果胜诉!被判未侵犯软银旗下公司技术专利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8月30日周三时,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确认中兴通讯、宏达电 HTC、苹果公司,在被指控设备侵犯无线技术的诉讼中获胜。

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表示,三家公司的智能手机、智能手表、平板电脑和其他支持LTE的设备并未侵犯INVT SPE LLC在最初由松下拥有的两项专利中的权利。

根据公开资料,INVT是一家专利持有公司,隶属于峰堡投资集团(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 LLC)管理的投资基金,而峰堡投资集团则为软银集团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的子公司。

南都湾财社记者查询发现,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官网显示,INVT于2018年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起针对苹果、HTC和中兴通讯的诉讼,指控LTE无线标准(3G向4G演进的技术标准)的设备侵犯了其专利,违反了1930年《关税法》第337条,并请求禁止进口涉嫌侵权的设备。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决定启动337调查,调查编码为337-TA-1138。

2020年时,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对此发布了最终初步裁定,认为被告并未违反“337条款”,即苹果公司、宏达电 HTC和中兴通讯的相关设备并未侵犯INVT SPE LLC在最初由松下拥有的两项专利中的权利。

两年后,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继续维持了被告并未违反“337条款”这一决定。此外,当地法院还称该专利对LTE标准并不重要,而且这些设备并没有仅仅因为具备LTE功能而构成侵权。法院认为上诉的其余部分没有实际意义,因为INVT的其他专利已经过期。苹果和中兴此前都退出了这一上诉。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时Fortress胜诉了由苹果和英特尔提起的另一起诉讼,该诉讼指控其及其关联公司(包括 INVT)通过囤积数千项专利和索取高昂的许可费违反了反垄断法。

底比iPhone 13 Pro大 华为Mate 50系列用5000万像素大底主摄

9月3日消息,博主数码闲聊站暗示,华为Mate 50系列主摄是5000万像素,型号可能是索尼IMX766。

据悉,Mate 50系列主摄传感器尺寸是1/1.56英寸,单位像素面积为1.0微米,支持像素四合一,可以合成2.0微米大像素。

相比之下,iPhone 13 Pro的1200万主摄,其传感器尺寸只有1/1.68英寸,单位像素面积为1.9微米。

摄影里常说底大一级压死人,从对比不难看出,华为Mate 50系列主摄传感器会获得更纯净的照片,更好的暗光性能。

不仅如此,华为Mate 50系列搭载可变光圈镜头,号称“光圈可变,硬核掌控”,并能够做到“光线调节,轻而易举”。

官宣视频中演示的可变光圈镜头搭载了6个叶片,跟前几天曝光的Mate 50系列工程机真机照片的后置镜头一致,手机可以通过控制叶片的聚拢或扩散来调节光圈的大小。

根据爆料,可变光圈技术将由Mate 50 Pro搭载,光圈大小为F1.4 ~ F4,目前尚不确定Mate 50 Pro是只有这两档可调,还是可以实现多级调节。

众所周知,任何镜头都有着在某个光圈值下的最佳分辨率,而这个最佳分辨率往往都不是该镜头的最大光圈值,多半是收缩光圈后得到最佳的分辨率效果,所以收缩光圈后,成像的画面细节将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其次,光圈控制着成像的景深画面,当拍摄不需要虚化的时候,收缩光圈就能得到远近一样的景深面。

另外光圈也能控制拍摄的曝光亮度,如果遇到在光线很强烈的环境时,又不想把快门速度拉的很高,这时候也可以通过收缩光圈来达到控制曝光的目的。

总而言之,在进光量、噪点的控制以及虚化的自然程度上,拥有物理可变光圈的Mate 50系列手机,自然比那些依靠纯算法实现效果的手机,在画面素质上要好不少。

新品将于9月6日正式发布。

新势力8月巨变:理想腰斩,问界过万,蔚来回前三

又到1号,造车新势力的销量成绩该公布了。

8月份造车新势力的表现中,头部基本延续了7月的态势。哪吒和零跑分别以16017辆、12525辆的成绩位列第一、第二,和7月份一样,双双再次交出史上最好成绩。

蔚来交付10677辆,这次冲到了第三,但小鹏和理想均不过万。其中尤其是理想,4571台的销量连哪吒零头都赶不上。

造车新势力中,有个不成文的习惯,只有觉得自己表现不错的企业才会抢先发战报,本月这么做的是极氪和岚图,都在今天一大早公布了交付量,前者卖了7166辆,后者卖了2429辆,环比增长都超过35%。不过,放在整个市场中,这个数据还远远不够看。

8月成绩单中,最值得一提的还是问界,交付量达10045辆,位居第四仅次于蔚来,创造了国内新能源汽车品牌单月交付破万最快的纪录。

眼下的造车新势力,再也不能只用“蔚小理”来简单概括了。

理想腰斩, 蔚来重回前三

对于蔚小理的8月表现,业内早有预期,在新老产品交接的时候,销量肯定会出现波动。

本月共交付10677台,位列造车新势力交付榜单第三,这是蔚来今年第一次进入前三,不过不是因为蔚来卖的有多好,而是因为“前三选手”小鹏和理想这个月交付量太差。

8月比7月只多交付625台,这多出来的一部分有可能是ES7的贡献,这款的新产品于8月28日开启交付,刚好赶上8月的尾巴。

不过,上个月董事长李斌曾表示ET7在7月因为压铸件供应不足,少生产了几千辆,按理说8月应该出现明显起色,但从总交付量来看不是这样,ET7似乎并未起量。

这对蔚来来说,不算是个好信号。

小鹏的交付量没什么好说的,9578辆,没有过万。目前小鹏还是靠老车型和大家竞争,新车G9要到9月才能正式上市,预计10月交付,想要真正走量至少要等到11月、12月。可以预测,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没有新车的小鹏都将保持在一个不温不火的状态。

数据来源 / 汽车流通协会、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司产销数据快报

理想是“三兄弟”中销量下滑最多的一家。

8月交付新车4571辆,相比7月减少56%,这一数据只比受芯片断货和疫情影响的4月份稍微好上一点。如果算排名,理想要排到第七,极氪和问界这俩后起之秀都比它交付得更多。

目前理想交付的产品只有理想ONE和理想L9两款,其中理想L9于8月18日正式下线,但受四川地区限电影响,理想汽车在四川绵阳的增程器工厂供应延迟,理想L9直到8月底才开始交付。这也就是说,4571台车中绝大部分交付的还是理想ONE。

理想ONE销量下滑,主要原因是消费者都去观望新车了。

作为理想汽车的台柱子,从2019年12月交付开始,理想凭借着理想ONE这一款车就在造车新势力中站稳了脚跟,甚至还成为奶爸车的代名词。到了2022年,理想ONE已上市超过3年,虽然从此前销量上来看还没有到达产品生命末期,但新车L9的到来、L8的即将上市,让理想ONE提前进入尴尬期。

同为增程式、同为6座SUV的L9虽然比理想ONE贵了十多万,但L9的整车配置也同样远超理想ONE。除了理想L9,理想L8也上市在即,关注理想的消费者都知道,这台内部代号为X02的产品跟L9一样,都出自理想第二代增程式平台,并且理想L8还被大家看作是理想ONE的接替者。

除了内部产品的重叠,理想ONE还存在外部竞争者——问界M7,这也是一台三十多万的增程式六座SUV,并且“含华量”极高。

这些产品的出现,都从一定程度上分走了理想ONE的受众。对于消费者来说,等到8月底就能开上理想L9,11月就能迎来理想L8,还有一台由华为背书的产品也已开始交付。秉承着买新不买旧的想法,谁还会再关注理想ONE?

消费者不再青睐理想ONE,网上有传闻称,理想有可能战略放弃这款车,目前理想ONE终端优惠2万,下个月准备停产,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官方证实。

哪吒上位,问界极氪冲榜

哪吒是8月的销冠,16017台的交付数据,再创造车新势力交付新高,此前表现最好的小鹏也只是刚卖过1.5万。

开年以来,除了2月、4月只卖了七八千台外,哪吒余下6个月交付量均超过1.1万。在排名方面,哪吒均保持在交付量前三,其中包括4次第二、2次第一和1次第三。仅从成绩来看,哪吒已经取代了蔚来的位置,造车新势力前三应该是“理小哪”。

零跑今年的走势和哪吒很像,只是涨幅没有哪吒大。8月,零跑共卖出12525辆,环比微涨3%,位居榜单第二,这已经是零跑今年第三次进入造车新势力前三榜单。

此前,由于蔚来、理想、小鹏在上市、交付等大动作上都快其他车企一步,并且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因此市场习惯性的将新势力分为“蔚小理”和其他。但从销量来说,零跑和哪吒已经可以和蔚小理相提并论。

不过,由于哪吒和零跑的主力车型售价偏低,一直以来不少声音都认为它们的交付数据含金量并不高。

哪吒和零跑目前也在努力改善这个问题,哪吒推出的产品是哪吒S,7月底已经上市,价格在20万-34万元之间,预计四季度交付。虽然比不上蔚小理,但价格已经是远远高出现售的哪吒U和哪吒V。目前来看,消费者接受度还不错,据哪吒透露,哪吒S订单已经破万。

零跑去年推出了售价在15万元以上的零跑C11,但这并不算高价值车型。接下来,零跑还有预售价在18万-27万元的零跑C01,9月28日上市,预计三季度交付。

哪吒和零跑想要靠更大、更贵的新车来证明自己,但对消费者来说,买车不仅看产品也要看品牌力和整体服务体系。靠高举高打,蔚来、理想等企业的品牌溢价已经初步形成,哪吒和零跑是否具备把车卖到二三十万的能力不好说。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哪吒和零跑这俩“逆袭好兄弟”先竞争了起来,毕竟它们的新车在定位、售价等方面都十分相似。

说完了以上这些品牌,我们再来看看极具存在感的问界和极氪。

问界是8月榜单的第四名,卖了10045辆,环比增长超过28%。目前问界在售车型有M5和M7两款,其中问界M7在8月24日才启动首批交付,因此此次成绩的主力还是问界M5,M7的影响力要在下个月才能看出来。

问界是一个很特殊的品牌,虽然属于赛力斯旗下,但台前一直是华为在张罗,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频频爆出金句,最近一次是说问界M7最大的缺点是卖得太便宜。

靠着华为的光环和余承东夸张的表述,问界在营销方面玩得风生水起,但汽车的使用属性决定了它不能只靠嘴说,最终得看产品力,问界还需要用时间来证明自己。

极氪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品牌,严格意义上来说它不是造车新势力,而是和岚图、智己一样属于传统车企的新能源品牌。

极氪的开局不算太好,在今年5月之前,极氪的交付量都在两三千辆左右,5月之后也是维持在四千辆。转折出现在7月份,极氪给新老车主免费换了8155芯片,当月极氪销量超过五千辆,8月极氪销量达到7166辆,位居榜单第6名。

这是传统车企打造的智能汽车品牌中卖得较好的一个,极氪之外,东风旗下的岚图和上汽旗下的智己销量都十分惨淡,岚图8月卖了2429辆,智己卖了1007辆,属于榜单中的倒数。

不过,它们似乎都找到了各自的舒适区,智己号称是中大型豪华纯电轿车月交付量前三,岚图则表示汽车单车均价超37万,要“推动中国汽车品牌价值向上”。但大家都知道,只要前缀分得够细,谁都可以是第一。岚图和智己,还未向市场证明自己。

整体来说,8月是目前造车新势力表现变化最大的一个月,大部分品牌都手握新品蓄势待发,有的是想向上冲高,有的则是新老产品交替。伴随着多款新品攻势的开始,新能源市场又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