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中国跨境电商巨头 SHEIN 上半年销售额猛增至 160 亿美元

IT之家 9 月 4 日消息,据 36 氪获得的消息,2022 年上半年,SHEIN 的销售额突破了 160 亿美元(约 1107.2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速超 50%。伴随旺季的到来,SHEIN 有望提前完成 300 亿美元(约 2076 亿元人民币)的年度销售目标,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年的时间。

SHEIN 成立于 2012 年,是全球快时尚电商平台,目前直接服务全球超 150 个国家和地区的消费者,在广州、新加坡、洛杉矶及其他主要市场设有运营中心,涵盖服饰、鞋履、美妆、家居等多品类。

今年 3 月份 PYMNTS 的购物应用排名显示,SHEIN 再次超越亚马逊、沃尔玛,重回榜首,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购物 App。

IT之家了解到,国内另一大电商巨头拼多多也入局了跨境电商,近日推出了跨境电商平台 Temu,主打性价比。

据新言财经观察,在产品分类上,Temu 上的商品品类较多,包括宠物用品、服饰、首饰、日用品、儿童用品等多个类目。但每个店铺内的产品数量并不多,此外,和 SheIn 一样,Temu 主打性价比。夏季女装价格多在 20 美元以下,项链、戒指的价格多在 5-10 美元的区间内。

净亏29亿,黄光裕只剩首富传奇?

2000年,国美零售在中国市场一鸣惊人,当年其股价达到了创纪录的1015港元。于是,在过去的10年里国美连续巨亏时,外界纷纷猜想,昔日的中国首富牢狱归来才是国美新时代的开始。现在,黄光裕掌舵18个月,国美继续下沉。再过18个月呢?

文/每日资本论

2000年,国美零售在中国市场一鸣惊人,当年其股价达到了创纪录的1015港元。于是,在过去的10年里国美连续巨亏时,外界纷纷猜想,昔日的中国首富牢狱归来才是国美新时代的开始。但历史并未简单重复,黄光裕“失灵”,国美继续下沉。

9月2日,国美零售突然“雄起”。其股价小幅高开后便快速拉升,盘中一度涨幅超过10%。截至当日收盘,其股价为0.255港元,上涨6.25%,总市值91.08亿港元。

如此表现确实令人眼前一亮。不过,近段时间国美零售的股价总体表现低迷,这与其业绩息息相关。8月31日,国美零售在港交所公告,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约为121.09亿元,同比下降53.5%;归母净利润约为亏损29.66亿元,去年同期亏损为19.74亿元,亏损大幅增加。

“每日资本论”注意到,国美零售从2017年到今年上半年连续亏损额高达222.89亿元。其中,2021年到今年上半年的亏损额达73.68亿元。这也是黄光裕出狱重新执掌国美零售以来的成绩单。

不仅如此。今年上半年国美零售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57.13亿元,但短期债项就高达279.87亿元,其他短期负债76.44亿元,这两项合计356.31亿元。显然,国美零售的资金链相当紧绷。

稍早一些的8月19日,在停牌30天后,国美零售抛出大动作——从黄光裕手中买下两块物业,一个是建筑面积达52.46万平方米的国美商都,一个是建筑面积为13.05万平方米的湘江玖号。

同步,国美零售宣布将以垂类模式,专注聚焦家用电器及消费电子产品零售作为公司主营业务,其他非关联或亏损业务将予以剥离,并逐步减少对真快乐等费用较大业务的投入。

值得一提的是,黄光裕“面对现实,直面生存”地回应了,去年2月他提出的“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的目标。他说要实现“1+1+1”的三年战略发展目标:在2023年实现较高盈利并达到以往较高水平,2024年达到历史最好水平,2025年明显超越历史最好水平。

但敏感的资本市场对此却用脚做了投票。在宣布拟收购大股东资产后,国美零售次日小幅高开,但随后股价掉头向下,当日报收0.232港元,下跌20%。虽然,9月2日股价大涨,但周线图显示,国美零售的股价呈现单边下跌态势,尚未看到止跌企稳迹象。

简单说,无论从资本市场反应还是2022年的半年成绩单,重新掌舵国美的黄光裕并未创造神奇。这是时间不够,还是这位“国美教父”只剩首富传奇了呢?

王者已无霸气?

2020年6月24日,黄光裕获得假释。一年后的2月16日,他正式出狱,而国美零售股价一度达到2.55港元/股的阶段性高点。

黄光裕的前40年应该说风光无限——他是2001年至2011年,十年间唯一一位三次登顶中国首富,且是唯一一位出自商贸服务业的富豪。这位潮汕籍企业家,18岁创业,从电器零售到地产,再到资本大鳄,黄光裕成为了许多年轻人心中的天才企业家,41岁入狱,也让他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就是他入狱以后,国美遇到再大的困难,拥护他的人始终坚信只要黄光裕归来,那就是一个新的开始。更为神奇的是,每年都有黄光裕出狱的小道消息,而国美的股价也因此得到一些提振。

终于,黄光裕归来了。然而,他刚刚假释,国美零售就出事了。

2020年6月28日,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2019年上海市空气净化器产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显示,抽查18批次产品中有2批次不合格,涉及OZNER浩泽和IRIS品牌,其稳定性和机械危险等不合格项目会给消费者带来意外伤害,购买地点或渠道来自国美在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海)数据显示,国美在线因销售不合格产品、入驻商户违反广告法、质量类等问题,多次被市场监管部门处罚。比如,国美在线因销售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仅限条例)产品,于2019年8月14日被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管局罚款0.6092万元,没收非法财物。

这还不算完。2021年4月,也就是黄光裕正式出狱刚刚两个月,美的集团中国区域的公函称,由于济南国美分部员工对美的员工“物理殴打”一事,美的系全品类即日起全面撤出国美济南分部。4月21日,国美电器发表声明称“公司对此次冲突事件高度重视并正妥善处理”。

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仅仅过了5天,曾经的知名白电制造商,后连连亏损被中国企业并购的惠而浦,宣布要终止与国美电器的合作。

尽管对于此事有几个版本,但不能否认,曾经家电零售的王者现在已经没有那个王者霸气了。

“三把火”有效果吗?

也就在美的、惠而浦与国美零售搞得不愉快的前两个月,黄光裕在国美内部讲话说提出,“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他开始要给国美零售来上“三把火”了。

2021年1月21日,国美商城正式更名“真快乐”。有意思的是,这个“真快乐”一度被嘲很土,还在电商界引发一段时间的热议。

黄光裕在“真快乐”上野心勃勃——国美只是国美电器未来是真快乐APP上的一个商家,真快乐作为平台存在,所以不能用国美的老名字。

但“真快乐”这三个字据称蕴含着商品真、送货快、消费者买得开心三种含义,被认为反映了国美的定位调整,是黄光裕在电商巨头环伺之下找到的差异化路径。

真快乐特色为“一抢、二拼、三ZAO”,“抢”即秒杀、限时限量抢购;“拼”即邀好友组团享优惠;“ZAO”即直播、赛事等娱乐化互动。貌似新颖,然百亿补贴、限时秒杀、拼团抢购都是拼多多的老玩法;而放眼行业,直播带货更早已从电商平台延伸到长视频、短视频领域,真快乐的直播入口依然拘泥APP。

是不是有点晕?

简单说,真快乐是集小红书(社交)、抖音(短视频)、淘宝(平台)、京东(自营)等多个平台特点于一身的平台,是“社交+商务+分享”的国美生态圈。

但“大杂烩”的“真快乐”并未给黄光裕带来多少快乐。2021年,“真快乐”年访问量4.4亿,年活跃买家1683万。这与京东5.7亿年活跃买家、拼多多8.69亿年活跃买家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

与此同时,2021年4月,国美还上线过“打扮家”APP,将借助VR、AR等技术试图掘金万亿家装市场。三年内,“打扮家”要做到5000亿GMV,最终目标是占据30%的家装市场。但这款被寄予“再造国美”厚望的APP,似乎也没达到预期,反而被曝出大规模裁员、拖欠薪资,还造出了新名词“烂尾装修”。

第三把“火”在市场上更是没有什么多大反应。自2021年8月12日发布“折上折”APP用户试运行版本之后,承袭了国美价格战基因的“折上折仅仅在当年“双十一”开启过一次大型优惠活动,但关注度较低。

如此遭遇之下,国美零售的处境就可想而知了。

以黄光裕出狱国美零售股价的最高点来计算,截至2022年4月26日,其一年多暴跌87%。对持股58.68%的黄光裕来说,也同样失去437亿港元身家。

更为不好的消息是,7月30日,财新网消息,国美多部门陷入裁员困境,裁员涉及到3C、家电等多个部门,且“变相降薪”亦在员工中引发不小争议。

必须要提的是,进入2022年,黄光裕开始了套现。1月24日,黄光裕和杜鹃二人分别减持国美零售3000万股股票,合计套现4000万港元。4月1日,黄光裕以0.55港元/股的平均价,再度减持4亿股国美零售股票,套现2.2亿港元

让部分投资者不能疑惑的是,作为国美零售实控人的黄光裕和杜鹃,在实施减持之前,国美并未做出过任何信息披露和提示。

再回到黄光裕带领国美零售未来的路径——公司将以垂类模式,专注聚焦家用电器及消费电子产品零售作为公司主营业务。

公允地说,虽然,家电零售是黄光裕熟悉的并成名的老领域,但这条赛道的游戏规则已经改变,国美要冲出来真的很难。比如,前段时间,格力与其成功的根基型河北总经销分手,董明珠押宝直播就是很好的案例。而且线上的价格优势基本让门店很难与之竞争,同步线上又会遭遇阿里、京东、拼多多等这样的强劲对手。

最重要的,黄光裕和国美零售都不具备互联网基因,如同他的老对手苏宁一样,玩线上,并不是谁想玩或者谁有银子就能玩得转。

一个网友表示,“国美的成功是城市化之下的房地产附带的成功,当房子不好卖的时候,家电自然不好卖,当网络更好卖的时候,谁还愿意去实体店接受套路?说到底,黄只是时代成就的,而不是因为他独特的商业能力。国美曾经错过了电商,可如今又错过了直播营销,这就已经说明国美不是营销模式的引领者,说明没有足够的营销创新意识。”

这样说或许不是那么准确,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说出国美乃至家电零售行业存在的共性问题。对于黄光裕来说,18个月给他的时间或许真的太短,但再过18个月呢?

电商人的口袋翻译助手:83种语言互译,打破沟通壁垒走上跨国致富路

电商无疑是近几年来的致富捷径,而我早在前几年就误打误撞加入了这场电商狂潮。

作为一名老电商人,由于国内市场越来越饱和。所以去年开始,我就转型开拓国外市场。做国外市场最好的一点是:只要做好产品推广、保证产品运输时间就能收获很不错的利润。

相比起在亚马逊上开店,独立网站灵活度高也更安全,我就开了一个小型的网站,平时卖一些小饰品,收入也是相当可观。但由于服务对象是国外友人,自己英语六级也没过,经常在谈生意时闹出笑话,或者是因为搞不清楚对方的意思干着急,太影响赚钱了。

虽然现在翻译软件已经智能很多,如果客户用英语沟通,翻译软件能解决个七八成,促进生意达成。但如果客户是泰国或其他非英语国家友人,翻译软件就好像失去理智了,尤其是在实时聊天,需要我这边快速进行响应,翻译软件就让我非常苦闷。

所以我一直有意寻找能解决我沟通问题的智能设备,最终我将目光锁定在讯飞翻译机4.0身上。看中这款产品最重要的一点是可以快速、准确完成多国语言翻译,而且其翻译模式也多种多样,支持拍照翻译、语音翻译等,感觉可以实现让我跟客户爸爸们的友好交流。

讯飞翻译机4.0作为科大讯飞最新的智能翻译设备,它的语音翻译支持83种语言在线翻译,16种离线翻译、16个行业翻译、多个方言翻译等功能。

凭借这些优点,我觉得这款讯飞翻译机4.0足以满足我这个海外电商人的日常沟通了,甚至未来参加国际性展会也能派上用场。

拿到手以后,我已经使用了两周时间,下面我讲从外形、性能和个人使用感受几个部分来详细介绍这款产品,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高级外观,方便手持

讯飞翻译机4.0包装白底外壳上印有产品渲染图,看着是现在比较流行的科技风,比较简洁。

在外形设计上,讯飞翻译机4.0整体纯黑配色,正面采用22:9比例的5.05英寸专业高清翻译屏,所以感觉整体修长却充满质感。反正看到讯飞翻译机4.0后,我感觉之后去参加国际性展会,拿出这款国货翻译机也感觉倍儿有面子。

讯飞翻译机4.0整体尺寸为56.5*140.6*10.4mm,纤细修长,加上只有129g的重量,所以握持感受和便携效果很不错。如果喜欢穿西装,这款翻译机大小恰好可以放在西装外的口袋中,精巧实用。

讯飞翻译机4.0的左侧只有一个SIM卡槽,说明它可支持插入SIM卡。背面也是纯黑色设计,只有一个摄影头和一个logo。但是从不用角度看会有流彩炫光,这个质感很心水。左上角就是一个专业的图文调校摄影头,这是保证拍照翻译时的拍照清晰度,从而让翻译更加准确、高效。

交互自然,上手简单

这款讯飞翻译机4.0上手实操非常简单,还没看说明书我就能流畅使用其语音翻译、离线翻译、面对面翻译、拍照翻译等功能。

这一点就很人性化,毕竟我们买翻译机就是想得到一个好用的语言翻译工具,如果在使用工具前还需要花大量时间去学习,那也太麻烦了,这种工具设计的越简单,使用起来才越高效。

最近我与国外友人谈生意都是在这台翻译机的辅助下完成的,我深知如果翻译机响应速度缓慢或出现不准确的情况,就很容易造成顾客流失。所以我个人最关注讯飞翻译机4.0的翻译速度和准确性,下面我就详细说下讯飞翻译机4.0的使用体验。

翻译界翘楚:get高效、精准即时“翻译助手”

讯飞翻译机4.0支持16种语言离线翻译,没有网络也可以使用,完全不会因为网络延迟等因素焦虑。出国参加会议或者旅行则可以插入通讯卡联网使用,除了可以与外国友人在开会时使用,在国外餐厅点餐、街头问路等常见场景其实也用得着。

使用讯飞翻译机4.0时,甚至让我有了一种可以迈开步子出国开店做生意的勇气。

在有网络的环境下,讯飞翻译机4.0支持83种语言在线翻译,其中有60种外语可与中文互译,最常用的中英翻译的效果可以达到英语专业八级水准。

我电商独立网站的客户有很多来自泰国,所以我测试了讯飞翻译机4.0对泰语翻译的准确性。常见的泰语能按照语法快速转译成中文,翻译速度几乎是实时的,再也没有以前那种翻译速度不及时、翻译效果不准确而出现的手忙脚乱的情况,客户那边的沟通体验好,交流顺畅,信息传递准确,下单就快很多,这个月的收入又多了好几笔。

在日常使用上,讯飞翻译机4.0的软、硬件交互设计更智能更高级。有个免按键模式,开启后,系统可智能识别手持设备的姿态,自动判断当前使用者需求,自动开启收音功能、识别功能还有翻译功能。

当拿起翻译机,想语音输入时,讯飞翻译机4.0顶部的收音提示呼吸灯会有灯光闪烁,能清楚了解当前设备的状态,掌握收音状态,就可以开始自由讲话了,也不会担心自己说的话没有被系统识别到,或者是出现识别不全等情况发生,相当于把录入语音的状态做了一个可视化,很可靠。

在系统主页,讯飞翻译机4.0会根据说话时的语音内容自动识别是中文还是英文,无需手动选择语种,更快捷高效。如果是跨其他语种交流,那根据自己平时的需要切换调整即可。

如果喜欢使用实体按键操控,也可以先将音量键设置为翻译麦克风键,在主界面按音量加键可以说外语让讯飞翻译机4.0转译为中文,按音量减键则可以说中文让其自动翻译英文,整体操作我觉得没有使用门槛。

因为讯飞翻译机4.0的整体交互方式和我们平常习惯差不多,向右滑动可以使用面对面同传翻译功能,这个功能很适合与国外友人交流时使用。

屏幕上下两部分各有一个麦克风图标,使用时,自己按住屏幕下方麦克风键就可以将中文转为外语,国外友人可以按住屏幕上方的麦克风将外语转译为中文,讯飞翻译机4.0都是语音播报,使用过程有同传翻译那味儿

在讯飞翻译机4.0主页面向左滑动可以使用拍照翻译功能,看外文邮件或资讯,使用拍照翻译功能特别方便。比如我看泰文、韩语资讯时,用讯飞翻译机4.0拍下屏幕画面,系统会自动生成对应的中文,语言流畅性很高,极少出现错误翻译的情况。

我普通话自带南方口音,使用讯飞翻译机4.0时我发现即使说话时带有浓厚的南方口音,系统也可以准确识别我所表达的内容,容错率很高。之前为了让翻译设备能精准识别自己的方言还需要苦练普通话,现在通过讯飞翻译机4.0可以直接实现中国方言转译为英文,不得不说这是讯飞独到之处。

长时间体验后,我觉得就讯飞翻译机4.0使用体验以及翻译准确性来说,目前市面上很少有产品能与之比肩,讯飞团队为讯飞翻译机4.0研发的功能好用,也符合日常使用场景,而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这一点值得大大点赞。

小结

在个人的日常使用中,我觉得讯飞翻译机4.0的确帮了我大忙,让我可以从容和多国友人流畅沟通交流生意,甚至去展会上与国外友人实时聊天都不成问题。

回到产品本身,讯飞翻译机4.0从整体外形设计到其功能的打造都有很多自己的想法,比如5.05英寸的屏幕大小刚好且让整个设备兼具便携性。而其中自动识别手势翻译,拍照翻译等功能有很多使用场景,就好像带了一个翻译助手在身边。

对于这样一款智能翻译装备,大家有任何问题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我看到后都会第一时间进行回复。

共享充电宝怎么成了“价格刺客”?

近日,共享充电宝涨价的话题冲上热搜。北京青年报记者看到,目前多数充电宝价格在每小时3-4元,最高的达一小时10元。消费者表示,租借前并不能看到价格,希望厂商可以增加价格透明度。

价格高充电慢

共享充电宝被吐槽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北京市区内大部分充电宝的价格为3元/小时,三里屯商圈内大多数充电宝价格为4元/小时,有一处则达到6元/小时。有网友反映,某些地区的共享充电宝一小时需要10元。

北青报记者在三里屯一处立式充电宝柜机旁看到,5分钟内就有七八人在柜机前进行借出、归还充电宝的操作。

“几年前便宜的时候一小时一两元吧,最近几年好像都是三四元了。”不少消费者表示,“4元的充电宝价格高,租个十来次都能买一个充电宝了。”

不少用户还表示共享充电宝充电慢。北青报记者随机租借到3个不同平台的充电宝,美团的显示为5V=2.4A,也就是12W;怪兽充电的显示5.0V=2.0A,即10W;小电的显示5V=2.1A,也就是10.5W。而目前主流手机充电接口都在67W、120W。这表示如果快充半小时左右就可以充满的话,充电宝则需要至少4个小时才可以充满一个普通容量手机电池。这意味着,消费者需要花费12-40元左右才能充满一次电。

商户自己定价格

平台仍在“烧钱换市场”

北青报记者发现,现在共享充电宝行业主要有美团、怪兽充电、小电和街电四家。多位平台运营人员均透露,“充电宝租借价格由商户自定,平台并不多加干涉。”当被问及在繁华地带定价5元/30分钟或是9元/小时是否合理时,他们均表示仍属于合理范围。只有在定价过高无人租用的情况下,平台才会提供一些建议,帮助商户获取收益。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表示,昔日的共享充电宝风光无限,然而,盈利模式单一使得共享充电宝难以进一步发展,市场对于共享充电宝的热度也在不断下滑。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怪兽充电2022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7.371亿元人民币,从运营数据来看怪兽充电的POI和累计注册用户数保持增长态势,本季度新增用户1200万,累计注册用户数达2.989亿,在线共享充电宝数为570万。但在这种情况下,其净亏损金额达到9641万元,而去年同期盈利1510万元。这是怪兽充电连续三个季度出现亏损,且亏损出现扩大趋势。

小电科技的上市计划也已经搁浅。其招股书中透露,小电科技2018年到2020年分别实现净利润-0.36亿元、1.37亿元及-1.04亿元,调整后净利分别为-0.45亿元、1.94亿元及-1.07亿元。其招股书显示,向点位合作伙伴及渠道合作伙伴支付的激励费分别为1.05亿元、7.15亿元、10.13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25%、44%、53%。从怪兽充电的财报中也可以发现类似情况。这意味着,平台公司对于渠道的依赖性非常强,目前仍处于“烧钱”换市场份额的阶段。

收入单一制约发展

收费标准不透明影响体验

“同一品牌的共享充电宝、不同场景下收费标准不一,没有公示具体的规则,导致共享充电宝大部分用户与产品乱收费现象有关。”有观点认为,“收费标准不一等问题,将影响用户体验,从而导致行业口碑下降、用户流失,而盈利模式单一是共享充电宝面临的主要问题,制约着行业进一步的发展。”

不过,分析师认为,由于受到企业竞争壁垒小、用户转换成本低等因素的限制,产品租赁仍然是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最核心的商业模式。但同时,各品牌也在积极探索其他商业模式,如开发定制化产品、跨界合作等。

底比iPhone 13 Pro大 华为Mate 50系列用5000万像素大底主摄

9月3日消息,博主数码闲聊站暗示,华为Mate 50系列主摄是5000万像素,型号可能是索尼IMX766。

据悉,Mate 50系列主摄传感器尺寸是1/1.56英寸,单位像素面积为1.0微米,支持像素四合一,可以合成2.0微米大像素。

相比之下,iPhone 13 Pro的1200万主摄,其传感器尺寸只有1/1.68英寸,单位像素面积为1.9微米。

摄影里常说底大一级压死人,从对比不难看出,华为Mate 50系列主摄传感器会获得更纯净的照片,更好的暗光性能。

不仅如此,华为Mate 50系列搭载可变光圈镜头,号称“光圈可变,硬核掌控”,并能够做到“光线调节,轻而易举”。

官宣视频中演示的可变光圈镜头搭载了6个叶片,跟前几天曝光的Mate 50系列工程机真机照片的后置镜头一致,手机可以通过控制叶片的聚拢或扩散来调节光圈的大小。

根据爆料,可变光圈技术将由Mate 50 Pro搭载,光圈大小为F1.4 ~ F4,目前尚不确定Mate 50 Pro是只有这两档可调,还是可以实现多级调节。

众所周知,任何镜头都有着在某个光圈值下的最佳分辨率,而这个最佳分辨率往往都不是该镜头的最大光圈值,多半是收缩光圈后得到最佳的分辨率效果,所以收缩光圈后,成像的画面细节将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其次,光圈控制着成像的景深画面,当拍摄不需要虚化的时候,收缩光圈就能得到远近一样的景深面。

另外光圈也能控制拍摄的曝光亮度,如果遇到在光线很强烈的环境时,又不想把快门速度拉的很高,这时候也可以通过收缩光圈来达到控制曝光的目的。

总而言之,在进光量、噪点的控制以及虚化的自然程度上,拥有物理可变光圈的Mate 50系列手机,自然比那些依靠纯算法实现效果的手机,在画面素质上要好不少。

新品将于9月6日正式发布。

华为卖车,这2个问题待解

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纲领,边缘业务全线收缩和关闭,把寒气传递给每个人。”几日前,任正非的一封内部信,为华为未来几年的发展划定了基调。就在任正非“把寒气传递给每个人”的第二天,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事业群CEO余承东又凭借金句输出,吸引了一波关注。

8月24日,华为与赛力斯合作的新车问界M7首批交付。在交付仪式上,余承东再次发动“大嘴”攻势,直言这款起售价31.98万元的新车足以与宝马、保时捷媲美,唯一的缺点就是“太便宜了”,不足以“体现身份”。

在余承东看来,由华为操刀的车机,“把手机里几十万、几百万个应用全部进到车里,这全世界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做到”。甚至在盛赞自家的鸿蒙座舱是“全世界最好的智能座舱,没有之一”的同时,他还不忘拉踩友商,直言“有的车厂用了鸿蒙的操作系统,但人机界面自己做,体验我一看,很垃圾”。

余承东的春风得意不难理解。在此前的内部信里,任正非明确表示,在“追求利润和现金流”的要求之下,曾经大规模投入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要减少科研预算,加强商业闭环研发……聚焦在几个关键部件作出竞争力”。

任老板亲自发话,有人说这代表着华为内部的汽车路线之争,以余承东为代表的轻投入、重运营的华为智选模式最终胜出。

不过,就在今年以来华为智选汽车销量不断向上的同时,问题也在悄然积聚。

交付量破万成了一道坎

在7月4日问界M7上市之后,AITO曾发布官方数据,称其上市4小时预订量就突破了两万。紧接着在7月7日的某行业论坛上,余承东又再次表示,其订单量已经超过了五万辆。就在外界期待交付仪式上华为和赛力斯是否会再发布一条“销量再创新高”的消息时,官方却选择了沉默。

这并不太符合以往几乎每个公开场合,余承东都要“夸耀”一番销量的风格。以至于有不少吃瓜群众表示,是不是实际销量不好?

一边是官方一直未透露大定数量,另一边有接近终端的业内人士表示,最近问界M7的进店量的确在下降。

至于下降的原因,从多位业内人士分析来看也有多方面因素:有人表示和上市时间有关,7、8月份本来也是车市淡季;有人指出问界M7的定价、产品质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有吸引力;也有人认为更深层的原因,可能是问界M7所在的30万大七座家庭用车市场原本就消费需求有限,而且车型聚集,竞争激烈。

事实上,不只是问界M7,最近几个月来,此前销量还不错的问界M5也在遭遇压力和质疑。从3月份开始交付起,问界M5的销量一直呈现稳步向上的趋势:3月交付3045辆,4月3245辆,5月5006辆,6月7021辆。上市87天累计交付11296辆,用华为自己的话来说,是“成长最快的智能电动汽车品牌”。

不过,就在大家期待问界接下来要创造一个月交付量破万的成绩时,好消息却一直没有传来。

6月底时,曾有业内人士表示,AITO内部已经下达命令要求7月销量必须过万。甚至为了保证目标达成,6月中旬华为还对销售政策进行了调整,要求整体交付延后到7月。

不过等到销量发布,官方只给出了一个难以证实的订单量破万的数据,交付量7228辆,与6月份相差无几。至于8月是否能够如愿,数据显示,其前三周的上险量为4848辆,破万机会依然不大。

关于交付量为何迟迟不能破万,此前赛力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也曾给出理由:7月份时“上游部分核心零部件短缺”。到了8月份,据说原本赛力斯、华为和供应链都做好了准备,但没想到遇到了极端事件——工厂限电。

不管何种原因,总而言之就是和“大火”差着一口气。

此前在问界M7上市时,余承东曾预测这一车型的销量会比问界M5更好。不过据终端销售人员反馈,在目前进店的消费者中,选择问界M5的依旧是主流。在问界M7上市发布会后的采访中,关于销量目标,余承东曾给团队提出这样一个预期:“要求单月销量早点卖2万或3万台,将来做到更多,单月做到4万或5万台,甚至更多。”

在这句话里,余承东并没有提及实现目标的时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实现上述销量目标之前,问界还是得先尽快迈过交付破万的坎儿。

复杂分工下的博弈

在推出两款增程车型之后,9月6日,AITO旗下的首款纯电车型问界M5 EV将正式上市。有销售人员表示,目前已经有不少消费者在等这一车型,在纯电版上市之后,相信问界M5很快就会实现月销破万。

不过,尽管销售人员对销量充满信心,但是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有待优化。在华为与赛力斯的分工中,华为主导设计与营销,而赛力斯负责开发、制造、交付和售后。具体到购车流程,即:

表面上看,这种分工发挥了各自的优势,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双方的博弈也增加了问题的复杂程度。

以预订环节为例。对于大部分新能源汽车而言,车主APP已成预订及后续服务的官方渠道。但到了AITO这里,由于华为与赛力斯的分工合作,AITO虽然有自己的车主APP,但是线上预订下单只能通过华为商城APP及“华为商城+“小程序。甚至有车主表示,如果通过微信小程序下单,那么在AITO APP里无法查询到订单信息,据说两者还未打通。

还有车主表示,在小程序下单之后,虽然可以修改配置,但何时开放修改“时间不一定,完全看运气”,以至于被吐槽“真是谜一样的操作”。而到了售后环节,这种割裂也依然存在。由于华为智选目前只有卖车功能,并不参与售后,所有售后环节都由赛力斯自己负责。

这也让一些原本冲着华为品牌选择买车的消费者,后续很容易产生落差。

在问界M5交付之后,此前做低端车型起家的赛力斯的售后服务质量、人员专业度就曾引起众多M5车主的吐槽。在一些尚未开设AITO用户服务中心的城市,还存在问界M5维修保养与东风风光及小康面包车同一渠道的问题,体验感大打折扣。

有消费者直言:“购买之前各种宣传华为,购买之后就完全变成了赛力斯。”

在问界M7的首批车主交付仪式上,官方曾发布数据称,截至今年8月,AITO用户中心和体验中心数量已经达到700余家。预计到2022年底,体验中心及用户中心门店数拓展至1200家以上。随着渠道体系的完善,上述问题的确在逐渐修正。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华为与赛力斯的分工,使得AITO在渠道拓展中也引来了一些经销商的“吐槽”。以渠道选址为例,据说在经销商提交申请之后,首先华为会先去审核,随后赛力斯也要再去评估。用户中心成立之后,也是华为验收销售,赛力斯验收交付和服务。

这样的多头管理,如何避免混乱和内耗,同样是一大考验

写在最后

在任正非的公开信发布之后,外界普遍推测,接下来,华为此前“每年投入十几亿美元”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板块必然将面临全面收缩。

事实上,在这一内部信发布之前,从去年开始,这一板块就有众多技术人员离职。

其中就包括华为自动驾驶团队创始人、自动驾驶研发部原部长陈奇、首席功能安全专家佘晓丽、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苏箐、智能车控领域总经理蔡建永,以及智能驾驶产品部首席架构师陈亦伦等核心人物。

业务收缩、人才流失,再加上此前被曝光的华为与广汽的合作推进并不顺利,以及卖车过程中有待完善的各种问题。在风风火火进军汽车产业之后,接下来华为卖车的戏究竟要怎么唱?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