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全面拆解全真互联网:要解决哪些问题,跟元宇宙有何不同

“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正在到来,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

这是2020年底,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腾讯的内部刊物上的发文。当时,元宇宙概念还未走红,如今这句话因元宇宙的爆火而被诸多引用。

国外的Meta、微软、英伟达,国内的百度、京东、快手、网易等科技巨头争相推出产品,角逐相关赛道,而一度被认为是元宇宙“老大哥”之一的腾讯,却始终保持低调和谨慎。

相比元宇宙,腾讯更青睐的说法是马化腾亲自提出的“全真互联”,两者虽然相似,但不尽相同。9月26日,腾讯联合埃森哲发布《全真互联白皮书》,这也是自马化腾提出“全真互联”概念后,腾讯首次对其进行详细解读。

“随着 VR 等新技术、新的硬件和软件在各种不同场景的推动,我相信又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就像移动互联网转型一样,上不了船的人将逐渐落伍。”两年前,马化腾曾经如此预言。

“全真互联”和“元宇宙”的区别在哪里?腾讯在“全真互联”有哪些布局?未来“全真互联”究竟有哪些商业机会,在落地时将面临哪些具体挑战?在《白皮书》发布同时,腾讯云副总裁李郁韬、腾讯云副总裁万超、腾讯云副总裁方腾飞接受澎湃新闻等媒体采访,解读了腾讯的“全真互联”布局。

什么是“全真互联”?

对于“全真互联”的定义,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EO汤道生解释称,“全真互联”是通过多种终端和形式,实现对真实世界全面感知、连接、交互的一系列技术集合与数实融合创新模式。全真互联能够实现沉浸体验、实时孪生的基础上,通过双向交互,对真实世界实现可操作、可执行。

至于具体的落地,需要五大技术体系不断演进,其中孪生/视频、远程交互是核心,泛在智能、可信协议、无限算力是支撑。

在汤道生看来,基于沉浸式的“全真”体验与可操作的“互联”交互,全真互联的最终目的是要解决真实场景中的实际问题。“数实融合将成为全真互联的主战场。”

尽管在外界看来,全真互联的概念与元宇宙很接近,但腾讯曾经多次阐释这两个概念的区别。此前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中,马化腾曾坦言,对现在比较热的元宇宙概念,腾讯更多的是从“数实融合”的角度来看,而不是纯虚拟的。

在9月举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腾讯副总裁李强也谈到,腾讯更注重实体层面,响应国家推动数实融合发展的方向,将以深厚的技术积累和生态优势,助力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他举例称,腾讯在云计算、区块链、数字孪生、量子计算、全息投影等很多领域都有布局,有多个业界领先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大数据平台每日实时计算量高达65万亿次,拥有中国最强的算力。

“业内确实有很多人在提元宇宙的概念。”在接受澎湃新闻等媒体采访时,腾讯云副总裁李郁韬表示,“在我们看来,元宇宙更多偏向于VR、AR等,整体的定义偏狭窄。同时,元宇宙不是一个具体、成熟的概念,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理解。相反,全真互联的概念更为清晰,也有越来越明确的操作路径。”

从腾讯高管的表态不难看出,作为游戏巨头的腾讯,正不断加大实体经济在其公司业务中的比重。今年7月,腾讯新成立数字孪生产品部,在城市、建筑、交通、工业、能源领域进行数字模拟和产业实践。

腾讯云副总裁万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内部所有技术和产品都侧重于为实际应用服务,包括云渲染、数据处理、建立模型等等。“数字孪生将迎来产业爆发期,未来的市场和商业空间值得期待。而腾讯在其中更多希望扮演的是助手角色,为数字孪生产业提供底座和工具。”

“全真互联”落地受到技术和成本层面限制

从理论到实际产品落地,目前腾讯面临哪些挑战?

李郁韬谈到了技术层面的瓶颈:包括计算能力、网络带宽、硬件设备等。“云计算和实时交互的设备对于无线网络和互联网传输的要求很高,因此十分依赖底层技术设施建设,需要以稳定、高效的能力实现线下业务的线上化。”

另外,如今银行、旅游景点、学校都希望能提供3D沉浸式的交互体验,但如今在终端上依旧受到很大限制,比如VR/AR的防眩晕、清晰度距离能够实际落地还有很大的差距。

腾讯云副总裁方腾飞则提到了成本方面的挑战。他认为,如果要将产品真正普及到大众,将技术成本控制在合理范围就显得尤为关键。同时,在全真互联的虚拟世界如何实现闭环的商业模式,获得较高的投入产出和回报,目前仍需要一定时间进行实践和探索。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腾讯“降本增效”举措曾引发广泛关注。马化腾、刘炽平曾多次公开表态称,腾讯已经实施成本控制措施,并调整部分非核心业务,有助于在未来实现更优化的成本结构。在最新公布的二季度财报中,腾讯表示,今年二季度主动退出非核心业务,收紧营销开支,削减运营费用,未来将聚焦于提升业务效率并增加新的收入来源。

如何在“降本增效”同时保证腾讯对全真互联的投入?“可能现在确实在冗余投入上大家会很慎重,因此我们也思考了很久腾讯的定位问题。”李郁韬告诉记者。“我们希望腾讯能够和各个行业一起形成合力进行创新,而不是变成‘造轮子’竞赛,腾讯也没有必要进入自己不擅长的赛道去开发没有价值的产品,还是要扮演好属于自己的角色。”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腾讯公司各事业部都十分重视“全真互联”的趋势。此前腾讯云副总裁吴运声曾表示,目前腾讯在全真互联领域已经储备大量技术,涉及公司的不同业务线。“不同领域的技术会融合在一起,共同面对新时代的挑战。”

万超向记者透露,腾讯所有事业部都在从自身业务出发,进行全真互联相关实践,除了他自己所在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还有平台及内容业务事业群(PCG)在进行内容方面的尝试,互动娱乐事业群(IEG)在进行游戏引擎方面的尝试等。

此前6月,作为IEG事业部的代表,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曾表示,腾讯已经成立软硬一体的扩展现实(XR)业务线,希望抓住未来4-5年内的机会,在软件、内容、系统、工具SDK、硬件等各环节积极尝试,打造行业标杆的VR产品与体验。

2022年,人们仍在对抗“互联网失忆症”

2022年,人们仍在对抗“互联网失忆症”

在互联网上,“404 Not found”可能是最能让人血压飙升的几行字之一。

只要你不是第一天上网冲浪,就应该知道资源失效、视频被删、微博被夹就像太阳东升西落一样,属于这个世界的基本运行逻辑。其原因也不一而足:服务器抽风、审核君间歇性尺度收紧、甚至仅仅是因为时间太久,被搜索引擎遗忘。

虽然和贴吧里“挖坟”的意思差不多,但在那些网络考古学家看来,补档是件严肃的事。

自从补档这个说法诞生的那天开始,几乎每天都有人将那些被互联网遗忘的老东西,重新上传到视频平台,似乎在提醒着人们,有些东西不该被忘记。

但这又不是很严肃,因为这些东西,大多都是些陈年烂梗。

所以,身处2022年的我们,仍时不时会在人们最近上传的视频中,听到德国BOY那中文至少十级水平的德语。

或者看到熊猫人的知名“脸模”金馆长那嚣张的表情。

再或者随着诸多地摊老板的讨薪声而传遍整个中国的,皮革厂老板黄鹤与小姨子的爱情故事。

而在补档大军中最活跃的题材,当属东百往事及其各种二创,这是一场抽象网友和视频网站审核之间旷日持久的斗争。它们经过多次下架后仍然坚挺至今,可以说是“狠活不怕举ban”最有力的证明。

众所周知,在当今的抽象文化中,东百往事处在一个极高的地位。一方面,它本身是个庸俗的搞笑短片,凭实力成为了低级趣味领域的杰出代表;另一方面,网友们对它的褒奖与喜爱又并非完全是出于猎奇,大家对它的二创和解读,又赋予了与其格调毫不相称的深刻哲思——即便这些大多都是网友们的脑补和附会出来的。

你可以说东百往事本身是低俗的,但大家对它的态度却不止审丑这么简单。

所以无论是因为内容三俗、版权原因下架、还是引起不适后被人举报或UP主自删,总有人不厌其烦地为这些视频补档,也正因如此,东百往事得以在各大视频网站上如同野草一般生生不息。

当然,补档并不总意味着挑战审核的底线,在常规语境下,它更多应该被归类为一种人畜无害的互联网考古发掘活动。

如果我们把补档理解成一份份风尘依旧的档案和展品,补档的人,则正在搭建一座巨大的互联网博物馆,而这个过程不仅只有网友们自己在努力,B站等平台方也曾用一些技术手段帮助大家对这些经典视频进行补档,并因此出现了一批能够扭转时空、颠倒因果的视频——这些视频的评论发布时间比视频本身还要早。

这种穿越现象大多会发生在一些年代比较久远的视频上,比如中文“鬼畜”一词的万恶之源《最终鬼畜蓝蓝路》(以下简称为《蓝蓝路》)。

这是个2008年诞生的上古老梗,由NICONICO搬运而来,在当年的同类作品里,它的特殊之处在于循环画面的同时将播放速度加快了数倍,让画面表现更加洗脑和鬼畜,也让麦当劳叔叔的魔性舞姿从日本一路火到了中国。

不过《最终鬼畜蓝蓝路》最初在国内流行国内网友大多对这类视频并不了解,因此很多人就直接把其标题中的“鬼畜”二字拿来,将这种画面高频率抽搐的视频统称为“鬼畜视频”,并且国内的二创作者争相对其进行模仿、再创作。因此《蓝蓝路》不仅是给鬼畜区冠名的镇站之宝,还是许多鬼畜UP主的老师。

不过,即便是开创了一个时代的《蓝蓝路》,也因为技术原因而一度落入了链接失效的尴尬处境。

为了找回这些已经失效的古早视频,B站曾推出过一个补档认领功能,将这些需要补档的视页面保留下来,并允许其他UP重新上传视频源,还原视频本来的面貌。《蓝蓝路》就是因此再续前弦,以AV106的尊贵编号一直保存到了今天。

比起民间自发的视频补档,《蓝蓝路》还将当时原汁原味的弹幕和评论一并保存下来,而这些比视频本身更“脆弱”的部分,也更容易让大家怀念——因为其背后承载了那个时代的社区生态。

当时的视频中,还流行将BGM翻译成八国语言和各种空耳字幕、有动态视力拉满的大神进行计数,评论区的字里行间经常带着颜文字,大家也还没有察觉到句尾的二次元口癖有多么羞耻……这些上个时代的符号,虽然还不至于完全绝迹,但像《蓝蓝路》这样,能够将它们比较完整呈现出来的载体,也正在逐渐变少。

早年间评论区常用来水字数的颜文字

从古早时代的动画二创、十多年前的互联网老梗、到带着版权争议的各种番剧搬运,这些内容本身能以补档的形式回归,但时过境迁,终究有些难以用补档就能简单复刻、只能留在回忆里的东西,它可能是当时的社区风气,也可能是当时那个青涩但充满热情的自己。

说到底,无论是视频补档还是弹幕补档,都不过是为大家无处安放的情怀找个寄托罢了;即便如此,网友们自发补档的作用仍然是有限的,并非每个怀旧的人都能如愿以偿。

理论上,在网络上保存信息似乎很可靠,数据会不断地被引用、复制,直到传遍整个互联网。即便存储在服务器上的原始数据损坏或丢失,从其他来源找到备份补档应该也不难,就像某些资源失效后,总会有新的英雄带着种子出现拯救苍生。

然而有些时候,网上的保存的信息并没有我们想象地那么可靠——比如腾讯微博的停运,就将不少游戏圈的往事一起打包带走了,这个数据量可不是靠补档就够解决的。

背靠企鹅的腾讯微博,曾积攒了庞大的用户群体,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不少的玩家,而当诸多电竞选手、游戏圈大佬们入驻腾讯微博后,更是给广大玩家提供了不少谈资,比如在电竞选手之间相互对线,选手组团抨击联盟制度不合理等带有争议性的事件中,腾讯微博就是双方撕逼对线的一个重要战场,见证了国内电竞逐渐走向成熟的过程。

一次对选手的迟到罚款,逐渐演变成了选手们集体对ACE联盟霸王条款的声讨

在腾讯微博关闭后,当年的瓜再怎么轰动一时,这些事件的第一手资料也已经烟消云散了,只剩下网友们零零散散、难辨真假的截图,也不知道这些已经无处考究的历史在后来人口中是否还能保留当年的样子。

好在早就有人意识到了互联网的记忆也不那么可靠,一个意在备份整个互联网的计划已经不声不响地运行了很多年。

互联网档案馆(Internet Archive)是一个美国计算机工程师于1996年创办的数字图书馆,以“获取所有知识”为使命,其中一个重要的项目就是用网络爬虫尽可能多地收集和保存公共网络并为其存档,被称为“时光机”。

它可以让我们看到各个网站、甚至包括那些已经关停的网站过去的样子,如果你肯花时间考古的话,时常会有些意外的发现,比如2002年的百度对竞价排名并没有什么避讳。

或者2003年刚刚上线不久的游民星空是什么样。

当然,备份整个互联网所需的数据量太大了,将其完整拷贝一份并不现实,因此互联网档案馆也只是力所能及地进行一些数据保存工作,以便让后来人也能身临其境地观察互联网发展的足迹。相比于写在教科书中的历史,这些网页的历史记录更加生动、鲜活,更能反应当时互联网的本来的面貌。

不过给互联网存档本身虽是件好事,但我还是由衷地希望那些互联网考古学家高抬贵手,不要把我当年的黑历史翻出来……

2023 AI 应届生,来种草小红书

小红书REDtech 青年技术沙龙延期至 10 月 15 日,招募持续进行中。

 

作为近年国内发展最为迅速的移动互联网平台之一,小红书的超大型 UGC 社区产生了海量多模态数据及用户行为反馈,基于独特的社区生态和丰富的落地场景,在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强化学习等领域不断诞生着兼具价值和挑战的新问题。

随着用户规模的高速发展与用户需求的不断提升,技术在小红书发展飞轮中承担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小红书在技术领域不断加大投入,加快布局前沿技术,不断以创新技术推动业务增长,吸引了众多全球顶尖科技公司技术牛人加入,同时愈发注重青年力量的集聚与培养。

为护航每一位高校顶尖 AI 技术人才高速成长,小红书诚意提供有行业竞争力的薪酬和优先落户等硬核福利,以及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专属培养计划支持和顶级导师 1v1 指导下,

快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项目 Owner 或团队 Leader;

在超大型 UGC 社区的丰富技术场景中,

蜕变为拥有丰富实践案例的实战高手;

在与全球顶尖企业和高校实验室深度交流中,

化身成具备全球前沿视野的技术牛人。

这个秋天,小红书联合机器之心举办 REDtech 青年技术沙龙,集结多位高校顶尖学者、小红书技术团队大神,将围绕多模态、大模型、视频处理等最新 AI 前沿技术研究与成果带来报告,输出学术和技术前沿成果。活动为即将投身业界的高校学子特别设置了嘉宾对谈、自由交流、晚宴等环节,青年人才们不仅可以现场聆听前辈的学术研究指导与建议,还可以与专家学者面对面自由深入交流。

受疫情影响,小红书REDtech 青年技术沙龙延期举办,10 月 15 日,上海 SOHO 复兴广场 C 座 2 楼小红书公司,小红书欢迎各顶尖高校应届优秀青年人才来 “家里” 坐坐,共叙 AI 前沿进展与青年人才发展,期待你的加入!

沙龙议程

与业界专家畅聊前沿技术趋势

致辞嘉宾:柯南,小红书首席运营官

嘉宾简介:2015 年 9 月加入小红书,现任小红书首席运营官,7 年来她领导了公司多个业务获得快速发展。柯南毕业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计算机系,并于美国斯坦福商学院取得 MBA 学位,加入小红书前先后供职于花旗银行和波士顿咨询。

报告主题:大规模深度学习系统技术及其在小红书的应用

报告嘉宾:汉升(颜深根),小红书 AI 平台部负责人

嘉宾简介:主要负责小红书 AI 算力系统规划、建设及优化。颜博士在高性能计算和 AI 系统领域顶级国际会议和期刊等发表了超过 30 篇论文,曾担任多个国际会议、期刊程序委员会委员、审稿人。颜博士是上海交通大学博士生导师(兼职),北京大学客座授课教师,ACM 中国高性能计算执行委员会委员。

报告主题:语言模型即服务与黑箱优化

报告嘉宾:邱锡鹏,上海复旦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

嘉宾简介:国家优青获得者,于复旦大学获得理学学士和博士学位。主要从事自然语言处理、深度学习等方向的研究,发表 CCF A/B 类论文 70 余篇,获得 ACL 2017 杰出论文奖(CCF A 类)、CCL 2019 最佳论文奖、《中国科学:技术科学》2021 年度高影响力论文奖,有 5 篇论文入选 PaperDigest 发布的 IJCAI/ACL/EMNLP 的最有影响力论文(被引用数进入前当届会议的 20 名)。出版开源专著《神经网络与深度学习》,Github 关注数 1.5 万,豆瓣评分 9.4 分。主持开发了开源框架 FudanNLP 和 FastNLP,已被国内外数百家单位使用。2015 年入选首届中国科协青年人才托举工程项目,2018 年获钱伟长中文信息处理科学技术奖青年创新奖一等奖,2020 获第四届上海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优等奖,2021 年获首届上海市计算机学会教学成果奖一等奖(第一完成人)等。培养学生多次获得一级学会优博、微软学者、百度奖学金等。

报告主题:媒体体验质量评价

报告嘉宾:翟广涛,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电子系教授

嘉宾简介:研究领域为多媒体智能,发表国际期刊及会议论文四百余篇,被引用 1 万余次,入选爱思唯尔中国高被引科学家。曾获得全国优博、优青、青年拔尖人才、杰青等荣誉,主持 NSFC 重点、国家重点研发等项目。获中国电子学会自然科学一等奖、PCS2015 和 IEEE ICME 2016 最佳学生论文奖、IEEE TMM 2018 最佳论文奖和 2021 最佳论文提名奖、IEEE MMC Workshop 2019、CVPR DynaVis Workshop 2020、IEEE BMSB 2022 最佳论文奖等,任 Displays(Elsevier) 主编、《中国科学:信息科学》编委、IEEE CAS MSA/ SPS IMVSP 成员、中国电子学会青年科学家俱乐部副主席、中国图象图形学学会理事、上海市图像图形学学会副理事长。

对谈主题:青年研究的方向与建议

对谈嘉宾:凯奇(张雷),小红书技术 VP

嘉宾简介: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曾担任欢聚时代技术副总裁和百度凤巢首席架构师,负责百度搜索广告 CTR 机器学习算法工作。曾任 IBM 深度问答(DeepQA)项目中国技术负责人。

对谈嘉宾:虞晶怡,上海科技大学副教务长、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与执行院长,IEEE Fellow

嘉宾简介:ACM 杰出科学家。他于 2000 年获美国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双学士学位,2005 年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博士学位。现任上海科技大学副教务长、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执行院长,是上海人工智能咨询委员会委员、叠境数字创始人。虞教授长期从事计算机视觉、计算成像、计算机图形学、生物信息学等领域的研究工作,已发表 140 多篇学术论文,其中超 90 篇发表于国际会议 CVPR/ICCV/ECCV 和期刊 TPAMI,已获得 20 多项 PCT 发明专利授权。虞教授是美国国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奖(NSF CAREER Award)获得者。他曾组织多个计算机视觉大会,担任 IEEE TPAMI、IEEE TIP 等多个顶级期刊编委。虞教授担任 ICCP 2016、ICPR 2020、WACV 2021 以及人工智能顶会 IEEE CVPR 2021 和 ICCV 2025 的程序主席。

人才通道限时开放,赶快提交信息锁定线下席位

顶尖高校人工智能及计算机等专业院系的应届优秀硕博士生们,小红书REDtech 青年技术沙龙向你发出诚挚邀请!沙龙活动设立多项环节,欢迎各顶尖高校应届优秀青年人才线下相聚,与小红书技术团队、业界专家面对面深入交流,探讨真实应用难题,激发更多技术创意,共推行业创新发展。